第五章 少年青衣

十步行 Ctrl+D 收藏本站

关灯 直达底部

    (求推荐票,求收藏!)

    元气湖宁静,雾气交织,有瑞气缭绕,乳白色的湖水如琼浆玉液,晶莹芬芳。

    剩下的十余座元气湖,四丈方圆的元气湖有五座,都已经有人占据了,虽然不如青衣少年那样惊人的吞吐速度,也还留有其他人的位置,但是对于现在的石空而言,却已经有些看不上了。

    利用元气湖修行,他没有任何限制,只要肉身坚固,足以承受巨量的天地元气灌注,对于石空而言,这里将是他突飞猛进的造化之地。

    “他想干什么!四丈元气湖,已经足够神火境第五步的强者吞吐炼化了!”

    “不知天高地厚,这样的心性,就算现在不错,以后也未必可以长盛不衰,成为强者的成因有种种,少年强不能预知全部!”

    这是在四丈元气湖边修行的几名正式弟子,他们看着石空远去的背影,眼中皆是浮现出一抹冷色。

    对于这样的目光与声音,石空同样有所感应,他也明白,这些人其实并非是真正为他考虑,而是因为被自己超越,不论是哪一方面,对于年长数岁的他们而言,都是一种难以接受的事实。

    接下来,就是五丈元气湖,有四座,石空同样迈步走过,引得几名青年男女睁开双眼,冷哼一声。

    此时,在石空前方,只剩了六座元气湖,其中六丈方圆的有三座,七丈方圆的有两座,最后的,则是一座八丈元气湖。

    这六座元气湖,都没有被人占据,浓郁的天地元气几乎凝成了白雾,且散发出来一股淡淡的草木清香,这是属于纯净元气的味道。

    愈大的元气湖,虽然天地元气愈发狂暴,但也更加纯净,吞吐炼化后,不会有太多的杂质,可以最大程度地提升内功修为,而不需要在之后花费太多的时间来巩固,提纯内力。

    三丈元气湖边。

    青石蹙眉,也觉得石空有些托大了,通常而言,四丈元气湖,适合神火境第五步的强者修行,到了五丈元气湖,唯有点燃本命神火的强者,才能慑服那狂暴的天地元气,并拥有足够坚固的肉身来承受巨量元气的冲刷。

    至于眼下石空前方的六丈元气湖,那几乎就是种子级强者的专属之地,寻常点燃本命神火的存在,也根本不可能在那里修行。

    最后的两座七丈元气湖,以及唯一的八丈元气湖,在诸多正式弟子的记忆中,也只有一个传说,在近百年前,曾经有一名弟子如巨鲸吸水,一下吸干了其中一座七丈元气湖,致使其足足过了十年,消失的天地元气才慢慢恢复过来。

    实在难以想象,位界之下,怎么可能有人做到这一步,即便是当今学府中的一些种子级年轻强者,也曾经尝试过,但根本不能够在七丈元气湖边支撑半盏茶的工夫,那种狂暴的天地元气,几乎要将血肉撕裂,再强的武道精神也难以慑服,时间一长,就有反噬的危机。

    越过了七丈元气湖,石空直接在八丈元气湖边停下脚步。

    “疯了!彻底疯了!他这是被力量迷失了双眼!”

    “八丈元气湖,以他尚未达到神火境第五步的修为,很可能在吞吐第一缕天地元气时,就被撕裂血肉,崩碎经络。”

    一些正式弟子也难以平静了,几乎所有人脸上都挂着冷笑,这已经不是一个少年英杰该有的修行体悟了,好高骛远,最终都不会有什么好下场。

    “石空!你不要冲动!”

    此刻,青石长喝一声,他也不放心了,因为八丈元气湖是一道坎,在七丈元气湖修行,学府中还有一些传说,至于八丈元气湖,那就是神话,学府开辟数千年至今,还没有人能够做到,就是主峰的统领们,也曾经言及,对于他们那样的层次而言,八丈元气湖的天地元气也太暴虐了,慑服炼化需要花费大量的时间,反而不如吸纳赤铜币等精石中的大地精元来的稳妥。

    石空转身,看向青石,两人相隔近百丈,目光交织。

    目光一震,自石空的眼中,青石似看到了一团熊熊燃烧的烈火,这是武道精神旺盛炽烈到极点的象征,同样也代表了石空坚定无比的信念,是绝对不会动摇的。

    “我明白了。”

    数息后,青石点头,他也不知道自己这样做到底是对是错,但至此,他也看出了石空性子里另外一面,这是一个看上去谦和,但内心极为坚韧的少年,一旦有所决定,几乎不容更改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八丈元气湖边。

    感受到那触摸肌体皮肉的浓郁至极的天地元气,以及这元气中散发出来的浓烈的亲近之意,石空深吸一口气,就盘膝坐下。

    明月剑横于膝前,他调整数息,平复下心境,而后开始运转青莲心法,黄庭气海如一方宇宙天地,一团剑气紫光盈盈,如开天辟地最初点亮的星辰,绽放出无边无垠的光和热。

    呼!

    似乎起风了,随着石空开始运转内功,在诸多暗中关注的正式弟子惊骇的目光下,那八丈元气湖几乎凝成实质,纯白无瑕的天地元气,竟如百川归海一般,顺着石空的口鼻七窍,乃至全身上下三万六千余毛孔进入体内。

    这样一种巨大的吞吐量,简直难以想象,就在诸多正式弟子以为石空要被狂暴的天地元气撕碎时,却发现其除了肌体皮肉略微鼓胀,青筋凸起外,再无其它异样。

    嗯?

    四丈元气湖边,青衣少年再次睁开双眼,瞳孔深处显现出一抹诧异之色,这个石空,在这短短的时间里,竟是给了他这么多的意外。

    “清泉,这……”

    两名守在一边的青年也怔住了,露出难以置信之色。

    青衣少年也露出思索之色,喃喃道:“现在看来,多半不是体质之故,神火境内,再强大的体质也有极限,也几乎没有听说过可以将肉身改造成如此的宝药,那么要承受如此狂暴的天地元气,就只有一种可能,此人拥有一种强大的武学功法,可以轻易炼化这样狂暴的天地元气。”

    武学功法?

    “难道是一门法武?”一名青年迟疑道。

    青衣少年眼中有神光闪烁,道:“几乎不可能,至少我水云古国不存在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法武?”另一名青年瞳孔猛地收缩,继而露出惊骇之色,几乎是压抑着声音,沉声道,“真传!”

    摇摇头,青衣少年深吸一口气,道:“也许是我孤陋寡闻,荒莽中的奇人异事太多,天地间的灵材宝药也数不胜数,遑论诸天灵物榜上有名的,还在不断增加的两千余种天地灵物,或许是我错了也不一定,不过……”

    话锋骤然间一转,青衣少年眼中迸射出前所未有的神采,凝声道:“不顾非议,不为外物所动,武道之心坚凝,可以作为护道者培养了,从明日开始,你二人可以尝试接触,三个护道者,若是三个月后顺利通过试炼,就可以定下第一个了。”

    “清泉,你这么快就决定了!”

    两名青年都是一惊,他们可是知晓少年真正的天赋体质,三个护道者的资格是多么珍贵,就算是眼下他们鹿鸣峰上的种子级年轻强者都没有资格,需要同年龄段的少年强者,与之一起成长,本来在整个鹿鸣部落境内,已经彻底失望了,没有一个看得上眼的,决定从古国的其它部落,或者散修洞天、宗派招纳,却没有想到,今日会看中石空这么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少年。

    想要说些什么,两名青年最终又生生忍住了,对于青衣少年,用首领的话说,是有宿慧的,虽然尚未遇到机缘,还未显化,但是冥冥之中自有指引,不需要质疑其决定。(求推荐票,求收藏!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