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三章 横推

十步行 Ctrl+D 收藏本站

关灯 直达底部

    (求订阅,求月票!)

    荒草地苍凉,起了风。

    但在此时的炎虎耳中,就只剩下了石空的脚步声,以及染血白袍猎猎而动的声响。

    这是一种源自心灵深处的压迫,是武道精神对决的最终体现。

    荒草地四方,潜藏的一些青年弟子似乎察觉到了一些异样,几乎每个人的目光都开始变得有些复杂,一个修行岁月不是很长的少年,刚刚进入学府,就展现出来这样的手段与战力,哪怕心中再不愿,但还是不得不承认,此时的石空,着实有一种令人惊艳的风采。

    “我不信!”看着一步步临近的石空,炎虎咬牙,“你就算胜得过我,也胜不过我手中的神火矛!”

    呼!

    下一刻,炎虎再次出手了,青红神矛似一条龙蟒洞穿向前,整口神矛在瞬间迸发出炽烈的霞光。

    这是极其凌厉的一矛,神矛被内力催动,当中的神性复苏,绽放出来了所有的锋芒与锐气。

    炎火矛!

    有青年弟子低呼,属于炎火氏的镇族武学,位列顶尖,是一门极其凌厉霸烈的矛法,传说中参悟到极致,由点燃本命神火的圆满强者施展,一矛之下,足以焚灭十丈之地,寸草不生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空气扭曲,被洞穿,青红晶莹的矛锋所过之处,苍白的气浪被掀起,留下了一道极细的真空轨迹。

    这一次,石空没有再被动迎击,他主动出手了,一瞬间,一股令炎虎心颤的磅礴气血如一座大火炉,猛地颠倒过来,蕴藏着无尽锋芒的气血似长江大河,倾泻而下。

    锵!

    一缕紫色剑光浮空,石空震拳,拳锋如剑。剑鸣铿锵,刹那间似闪电乍现。

    铛!

    一声巨响,瞬间响彻数里大地,惊动了远方还在路上的诸多学府弟子。很多人心惊,这样一种碰撞声,到底是什么人交手了,就是一些心核级弟子都暗暗心惊,从声音中可以预知。这一次碰撞到底蕴藏了怎样雄浑的力道,根本不是一般的少年人可以拥有的。

    “难道灵药已经旁落,有心核级人物出手了?”

    “果然是那几个少年弟子吗?已经展开了对决,要决定最终的归属。”

    一些青年弟子立即加快了速度,这样的对决,寻常时候根本见不到,都是近几年来进入学府的少年骄楚,每一个,都有着心核级的战力,观摩这样的对决。对于很多学府弟子而言,绝对是印证己身所学的大好机会,相比于进入古战场外域,深入荒莽之中,可以不用时时刻刻都承受着源自生死的压迫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拳锋与矛刃相交,一片火星绽放,如一片微小的星域在世间沉浮。

    即刻,炎虎踉跄倒退,虎口都崩裂了,鲜血长流。不过他似乎忘记了一切,双目充血,死死地盯住了石空的拳头,却没有看到想要的。那莹白的拳头上,绛紫色光华若隐若现,分明就是无坚不摧的剑道锋芒,即便硬撼神火矛,拳面上,也仅是留下了一道极细微的白痕。随着锋芒流转,很快就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八方皆静!

    这是一种匪夷所思的画面,潜藏在暗处的诸多青年弟子甚至忘记了呼吸,这样的场面太残酷,在他们看来,对于炎虎而言,这样的结局绝对不是想要的,却没想到,遭遇到了这样一个真正的妖孽。

    “肉身坚固,居然挡住了中等赤焰神铁铸就的神火矛。”

    “好可怕的炼体之法,这石空才什么修为,难道是一门法武?”

    很快,荒草地八方就沸腾了,众多学府弟子面面相觑,眼中皆显现出来震惊之色,时至而今,也不需要怀疑了,若非是修行了一门强大的炼体之法,寻常武者,怎么可能将肉身淬炼达到这一步,就是鹿鸣峰上,那些个天赋体质强大,有着血脉传承的鹿家子弟,也不可能在这样的年龄段,达到这样的境地。

    “我败了!”

    炎虎语气干涩,脸色很难看,再面对此时的石空,他已经不知道该如何出手,神火矛在手,对方都浑然不惧,这样的战力,已然是实实在在的心核级,甚至就在诸多心核级弟子中,都可以算得上是强者了。

    “没有天生的强者,所以先要有一颗谦卑的心。”从炎虎身边平静走过,没有回头,石空留下了这样一句话。

    目光有些复杂地看着石空的背影,炎虎深吸一口气,闭上双眼,数息后又睁开,心境已然恢复如常,事实上,如他这样的少年强者,能够这么快崛起绝非是偶然,也是在古战场外域生死搏杀中走过来的,绝不会因为一时的败绩而心生颓废。

    “你的路,还没有结束。”

    炎虎暗道,甚至都不用他开口,在石空前方,又有两名少年弟子现身。

    “石空!”

    两个极其冰冷的声音响起,甚至很多人都从中捕捉到了浓浓的恩怨纠缠。

    众人也没有意外,因为这两个少年弟子,来自求禅峰。

    “禅心!禅定!”

    一些青年弟子忍不住露出艳羡之色,事实上,若非是近一个月来连连在青莲氏手中遭创,求禅氏的壮大已经势不可挡,这是一个半佛氏族,不仅得到青帝庇护,也有白帝圣眷,近十年来愈发昌隆,如炎虎这样的心核级少年,也一连走出了两人。

    “这二人乃是同胞兄弟,可以说是心灵相通,在古战场外域皆是共进退,寻常心核级血族年轻强者,两人联手,气机相合,拳势相融,全无破绽,战力叠加之下,几乎可以在弹指间镇压。”

    “若是一人,只是学府中少年心核级人物中的末座,一旦联手,同辈之中,恐怕除了鹿鸣峰和荒莽峰上的那三位,几乎无人可敌。”

    有人开口,对于这兄弟二人很了解,眼下的石空虽然展现出来了惊人的肉身造诣,但面对这兄弟二人,恐怕胜负也尚未可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石空蹙眉,这一刻眸子终于冷了下来,果然不出他的所料,这求禅峰的弟子,绝对不会放过一丝一毫的机会。

    但同时,他武道精神感应四方,在诸多隐匿的气息中,乃至捕捉一些来自远方的气机,依然没有发现青石等人的存在。

    这就有些不合常理,在石空的判断中,哪怕是身在元气湖修行,此时差不多也该到来了,他并不指望几人出手,只是希望尽快将地火金莲教给青石,这地火金莲采摘下来,因为尚未彻底诞生灵智,化成灵药,所以每时每刻药性都在流失。

    难道被有心人截住了?

    石空心中一动,生出这样的猜测,但冥冥之中,他又有一种不祥的预感,随着他参悟心火,精神意志愈发凝练,即将破入下一重天地,这种冥冥之中的感应愈发敏锐了。

    倏尔,石空开始加快脚步,不想再拖延下去,他要尽快登上青莲峰顶,若是真的生出了变故,或许还能有一线转机。

    “心乱了,想逃避吗?”

    禅心冷笑,与禅定相视一眼,两个光头少年眼中闪过一抹厉色,既而一身麻衣鼓荡,横跨两步,就彻底拦在了石空的前方。

    锵!

    这一次,石空二话不说,直接出手,两道紫色剑光破空,他双拳连震,剑鸣声尖锐,几有穿金裂石之势。

    几乎是石破天惊的一击,为了尽快结束战斗,石空一上来就动用了极尽战力,黄庭气海中,绛紫色剑气喷薄,他整个人都几乎化成了紫红色,这是锋芒剑气与气血交织,在其出手的刹那,方圆数丈之地,空气剧烈扭曲,又被无形的锋芒绞碎。

    什么!

    禅心与禅定骇然,那迎面而来的气血锋芒灼热而凌厉,更伴随有一股无坚不摧的可怕剑势,在石空出手的瞬间,他们甚至感到周围的空气都有了一种凝滞的迹象,武道精神在须臾间就受到了无情地碾压。

    “降龙!伏虎!”

    几乎来不及反应,但两人心灵相通,联手对敌由来已久,在剑光临身的前一刻,精神意志勉强恢复一丝清明,两只拳头几乎同时展开了镇族的大罗汉拳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仿佛两尊大罗汉自灵山中走出,比陨星还要巨大的拳头坠落下来,诛杀孽龙,降服魔虎。这是两人的武道精神缔结,勉强化出的异象,堪堪抵住了石空无情的剑势。

    咚!

    一声巨响,拳光与剑光交织,生出沉闷的金铁交鸣音,但仅在霎那之后,剑气如雷,竟似化成了一片闪电海,什么拳光、罗汉、灵山、孽龙、魔虎,尽被淹没,化成齑粉。

    噗!

    有血花飞溅,两道身影如流星般倒飞出去,撞碎了一堆乱石,再没了一点声息。(感谢那个啥高少吧,屠戮爱,天帝吧,天佛魔王等书友的打赏,还有诸多书友的月票支持,刚上架,最近情节很重要,十步先稳定两三天,然后一定会给大家爆发的,希望大家继续支持十步,订阅是最重要的肯定,若是想先养着的,就设个自动订阅吧,每天两章6000保底是一定的,过几天,十步一定爆发,所以还有月票的,就投给十步吧。)(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