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四章 心如剑,宁折不弯

十步行 Ctrl+D 收藏本站

关灯 直达底部

    (求订阅,求月票!)

    荒草地染血,死一般的寂静。

    良久之后,那一片碎裂的乱石地,才传递出来剧烈咳嗽的声音,两名少年踉跄起身,麻衣染血,他们手臂痉挛,拳头鲜血淋淋,甚至臂骨都隐隐变形,有森白的骨头渣子刺破了肌体皮肉,裸露了出来。

    时至而今,两人再没有了半点战意,看向石空的目光更蕴藏了无穷惊惧,那一剑太可怕了,不仅斩破了他们的拳头,更斩破了他们缔结的武道精神,在心灵深处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印记。

    甚至两人也明白,若是日后不能抹去这道可能成为心魔的印记,他们的武道修行将面临重重阻碍,多半要举步维艰。

    黑发轻扬,石空的脚步平静,速度慢慢加快了,不过此时,再没有人出手拦截,不远处,一些少年身影若隐若现,终究心生忌惮,石空携两战全胜之势,武道精神更在最炽烈的时候,这时候出手,绝难有半点胜算。

    “我看到了种子级人物的影子。”

    “好可怕的一剑,剑光如电,锋芒如海,这是天威之剑,以雷霆为根基创演而出的一门剑法。”

    “天道难测,天威难挡,以雷霆意境演化而成的武学少之又少,这门剑法即便放眼我鹿鸣部落境内诸多顶尖武学,也足以位列三甲,甚至就是主峰的统领们传下来的一些顶尖武学,也未必能够更胜一筹。”

    直到石空的背影远去,一些隐匿的学府弟子才显露出身形,他们彼此交谈,曾经所有的轻视都被放下,眼中除了浓浓的惊叹,就是无边的感慨,他们明白,今日过后,这学府之内。又要多出一名年轻的心核级强者,甚至还是那种极为接近种子级的存在,一个初入学府的少年,在短短的几天之内走到了这一步。放眼这十数年来,一只手都能数得清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最令诸多青年弟子艳羡的是,石空的机缘造化之深厚,如炼体之法。雷霆意境等等,绝不是一般人可以得到的,这种种机缘造化缔结,才造就出了这样一个少年强者。

    青莲峰山脚。

    还未登顶,石空就止步了,因为在崎岖的山路上看到了点点暗红色的血斑,有血腥气弥漫,不过已经渐渐淡了,显然已过去有一段时间了。

    不好!

    石空挑眉,既而就放开了步子。他脚步迈动,全力奔行,如一头青翼玄鸟滑翔了出去,一步迈出,就是十丈之遥,数十息后,就登上了顶峰。

    嗯?

    几乎是第一眼,他的目光就锁定在了一名灰袍人身上。

    这是一名青年男子,看上去已有弱冠之龄,此刻浑身染血。半边身子都被染红了,就连脸上也满是鲜血,体貌已经模糊不清,甚至石空目光如炬。精神感知敏锐,他察觉到,这青年身上近乎五成以上的骨骼全都生满了裂痕,胸口的肋骨,也断去了七八根,五脏皆损。很难想象,他是怎么支撑着登上青莲峰顶的。

    “石空!”

    青武惊喝一声,发现了山路尽头石空的身影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此刻,青雨等几人也全都围在灰袍青年的身边,给他包扎伤口,清除淤血,并敷上止血的草药粉末。

    “青石师兄呢?”

    石空蹙眉,他走进紫竹院,环顾一周后开口问道,又看向意识接近沉沦的灰袍青年,心中隐隐有些猜测,道:“他是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半盏茶后。

    石空的目光变得前所未有的凝重,他冥冥之中的预感成真,甚至更加不堪,深入古战场外域,寻找净化血毒灵药的六名青莲峰的师兄师姐,全都被血族生擒,只放了一人回来,要求用青叶的石像去交换。

    再没有比这更糟糕的消息,青石已经在半个时辰前孤身前往,至于向其他诸峰的种子级强者求助,根本是不可能的,因为对方绝对不会允许有人助拳,这是没得商量的条件,如若不然,那剩下的五名青莲峰弟子,将被种入血毒,成为血族永恒的血奴,沦落成供应生命精气的血食。

    “血族年轻一辈的两名种子级强者,青石他抛却了生死……”

    这是灰袍青年恢复了一点神智,他面色惨然,语气颓败,因为改变不了什么,是古战场外域的老对手了,小心潜藏了三年,还是没有能够躲过去,眼下抓住了这样的机会,这是要将他青莲峰弟子全部诛绝。

    石空也沉默下来,这也是古战场外域的潜在规则,同辈争锋,老一辈的如主峰的诸位统领是不会插手的,那很可能引发与血族领地的全面开战,到时候,秩序混乱,年轻一辈尚未成长,又如何逃得过老辈血族强者的袭杀。

    最重要的是,青石曾经有言,主峰的统领们曾经透露,以而今鹿鸣学府的力量,乃至是其它三座古战场所在的部落学府联手,也仅仅只能勉强将这片荒莽中的血族困锁,想要诛灭,几乎不可能做到。

    所以,无论是古战场中的血族,还是而今的鹿鸣学府,此时都维持着一种极其微妙的状态,尤其是这十余年来,虽然古战场外域年轻一辈子弟争锋不断,但跨过界碑,内域古战场却出奇的平静。

    至于向古国请求,邀请强者莅临,诛杀强敌,更是难以做到,因为身为古国,同样镇压着更加广阔可怕的异族古战场,多半自顾不暇,如非必要,绝难分出兵力进行驰援。

    没有时间了!

    深吸一口气,石空心中已经有了决断,无论如何,青莲氏于他有恩,不管生死,他必须要去。

    伸手将背后的兽皮包裹取下,放到石桌上,顿时,所有人的目光都被吸引了,因为有灵光散出,伴着馥郁的药香,令人精神意志都为之一震。

    石空掀开兽皮,金光如水波般荡漾开,这是一朵淡金色的莲花,花开九瓣,第十瓣只差一半就可全部盛开。

    “地火金莲!这是灵药地火金莲!”

    灰袍青年挣扎着起身,满眼都是激动之色,他情绪激荡,难以相信自己的眼睛,这正是净化血毒的不二良药,没想到苦寻三年不得,却在此时得到了。

    “不对,还差一些火候,灵智未生,只能算是半步灵药了。”

    很快,灰袍青年就察觉出了一丝不同,他眼中有着惋惜,不过很快就消散了,同时瞳孔深处闪过一抹坚定之色,哪怕是半步灵药,这朵地火金莲也足以遏制并化解大半的血毒了,至于剩下的残毒还有多少,就只能看青叶的造化了。

    “地点。”

    突兀的,一道平静的声音响起,青武几人都以为自己听错了,他们看向石空,眼中满是难以置信之色。

    “你疯了!去找死吗!”

    青虎立即吼道,他急了眼,血族种子级强者,那是堪比人族点燃本命神火的武者,足以与学府的种子级人物争锋,不说石空,就是青石此去,也多半有去无回,眼下的石空,在他看来,就是彻彻底底地昏了头,根本不知道生命的可贵。

    “你不能去!还年轻,有时间成长,不要枉送性命!”

    灰袍青年语气也严厉起来,他不断咳血,但依然挣扎站起来,盯住了石空,道:“不要被仇恨迷惑了双眼,要懂得衡量彼此的差距,这不是以弱击强,当初与我等交手,结下恩怨的三名血族种子都在,你莫要以卵击石!”

    说到最后,灰袍青年很不客气,直言石空根本不是对手,语气极尽嘲弄,但是石空依然摇头,他明白灰袍青年的心意,这是故意打压他的战意,想要磨灭他的心火,令他放弃不切实际地找死行径。

    不过,就算如此,又如何!

    石空眼中有锋芒隐现,这是属于他石空的意志,亦是他石空心中一直存在着的一杆秤,他可以不计成败,可以罔顾生死,但绝对不能违背本心。

    同样,这是他的剑道!

    剑者,无坚不摧,宁折不弯,百死不悔!甚至在石空一直以来的认知中,就从来没有承认过一种名为软剑的兵刃,他从来都以为,那是被堕落的剑者,用来取巧的玩物。

    “地点。”

    石空的声音再次响起,没有愤怒,也没有暴喝,但是从那平静的语气中,灰袍青年分明捕捉到了一种让他心血沸腾的东西,也正是如此,当初的青叶才选择了将背影留给他们,最终成为了这峰顶断崖上一尊风蚀三年的石像,也正是因为如此,他们七个人,才能够在这三年来始终不放弃,哪怕每一天都遍体鳞伤,哪怕至死魂消,也不悔!

    深深地看了石空一眼,灰袍青年再深吸一口气,沉声道:“青莲峰北,一百三十余里外的孤崖上!”

    “青峦师兄!”

    青虎大喝,一双眼珠子变得通红,没想到灰袍青年竟真的将地点说了出来。(求订阅,求月票!大家能订阅的都订阅吧,如果有月票也恳请给天帝投上,新书上架第一个月,需要所有的书友来支援,十步酝酿几天,就来给大家爆发。)(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