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六章 染血的笑

十步行 Ctrl+D 收藏本站

关灯 直达底部

    (求订阅,求月票!)

    仿佛黑暗笼罩了大地,青石眼前,一只黑红色的手掌放大,如一座黑暗血山镇压下来,空气凝滞,欲将其禁锢在原地。

    这就是种子级年轻强者的手段,武道精神登堂入室,小成的势已经足以令得精神意志干涉现实,形成一种可怕的压迫,源自心灵与肉身的双重碾压,除非是同境的强者,几乎难以摆脱这样的气机锁定。

    弹指间,青石出手了,他挥动晶莹的拳头,干枯的手臂发光,隐隐有瑞气缭绕,并缠绕淡淡的赤色烟霞。

    铛!

    一声巨响,凛冽的气浪掀开,如波浪一般扩散出去,土泥被掀起,一块块一人来高的山岩炸碎,这是一股宏大的波动,两人在同时退出十余丈外站定。

    眼中闪过一抹惊疑不定之色,这名血族年轻强者盯住了青石,脸色有些古怪,再观其此时的神形状态,对于心中的猜测愈发肯定。

    “你,踏上了那条路!”

    什么!

    就是另外两名种子级人物也怔住了,这是属于人族的一条断路,无尽岁月以来,早已被印证是走不通的,但无论如何,一旦迈出第一步,至少在神火境内,将是极其可怕的存在,战力之强,鲜有可以与之争锋这会者。

    “没想到你居然有这样的决断,斩断了后路,以为自己可以超越历代先贤吗?”

    青石对面,那血族年轻强者双目眯起,暗血色眸子愈发冷漠,即便此刻的青石给了他短暂的震动,却也仅此而已。

    “若是你完完全全迈出第一步,或许还能与我一争高下,但眼下的你,不过迈出半步而已,这样的你,即便挡得住我一击。又能支撑多久!”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如墨的蝠翼张开,一片阴影覆压下来,下一刻,一黑一青两道身影就撞击在一起。并不断闪烁,大地上,留下了一个个虚幻的残影。

    砰!砰!砰!

    这是一场激战,黑暗血力与拳劲交织,方圆十数丈之地。空气如一面斑驳的镜面,眨眼间支离破碎。

    孤崖下。

    两名没有出手的血族年轻强者蹙眉,青石的战力还要超出他们的想象,加上那一门不俗的步法,速度竟能与展开本命蝠翼的血子抗衡,他们看出来,这一战即便可以胜,多半也要花费大力气,没想到曾经蝼蚁一般的人物,踏上了那条断路之后。居然强到了如此境地。

    至此,两名血族心中也有感叹,还好这是一条绝路,若是真正成道,会诞生怎样可怕的强者,着实难以想象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须臾间,就过去了十息,十息内,一青一黑两道残影纠缠,很快就过去了数十招。

    “血影分身!”

    第十一息。那血族年轻强者一声冷喝,既而,又一道清晰的身影自体内走出,仿佛在一瞬间由一人化成了两人。

    下一刻。一股远超之前的修为气息迸发,两股黑暗血力叠加,似两名血族种子级人物同时出手,一瞬间,前方的空气就被打碎了,两只黑红手掌同时镇落下来。掌势锁定,牢牢封住了青石八方所有的退路。

    血族祖术!

    青石瞳孔收缩,这是属于血族的血脉传承之一,传说**分五转,普通血火境的血族人,也不是人人可以觉醒的,但一旦觉醒,哪怕只是最初的第一转,也能够短暂分化出一道与本体修为相当的血影分身,等同于在一瞬间拥有了两倍修为之力,对于战力的提升,几乎直追法武。

    “不能败!我以我血战九天,断路又如何!神火炼体,筑成圣基!”

    青石眼中浮现出一抹疯狂,他不能败,哪怕下一刻身死,也要拼尽全力,求一线生机。

    呼!

    既而,自青石的身上,浮盈起了熊熊的赤色神火,此刻,他对于体内的本命神火再没有半点限制,一瞬间,黄庭气海中,所有的内力如薪柴,全部投入了气血熔炉中,本命神火熊熊,将他整具肉身笼罩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一瞬间,一股同样暴涨的气息迸发,这是一股纯粹的灼热气血,仿佛一轮小太阳自大地上升起,绽放出夺目的光和热。

    咔嚓!

    就在青石放开一切束缚,暴力提升力量的刹那,他的肉身如瓷器般,生出了一道道细密的裂痕。

    肉身成圣路何其艰难,哪怕只是第一步,也步步凶险,稍有不慎,就会被本命神火锻造成灰,遑论如青石眼下这般不计后果,根本就是将生死置之度外,要竭力换取战力,攀升至此生的最巅峰,进行生命中的最后一战。

    “该死,这个疯子要拼命了!”

    孤崖下,两名血族种子级人物几乎同时色变,哪怕他们表面轻视,但是心中对于这一条断路依然是十分忌惮,这是他们血族的先辈一代代传下来的,即便从未有人打破过神火境的桎梏,但是不少血族先辈都曾在年轻时代,在踏上了这条路的疯子手中吃过大亏。

    也正如眼下,即便他们的同族施展了血影分身这样的血脉祖术,但是那青石不顾生死,迸发出来的气息也同样不逊色,难以想象,一个尚未迈入种子级的人族神火境强者,居然可以拥有这样的战力。

    “以防生变,一起出手,直接镇杀!”

    下一个瞬间,孤崖下,两名血族种子就有了决断,他们看出来,另一名同族虽然可以接下这一击,多半也要遭创,而对于一个已经抛却了生死的疯子,不值得为此付出代价。

    然而,就在两名血族种子欲要出手之际,两人猛地变色,武道精神中生出了浓浓的危机。

    “你们的对手是我!”

    这是一道清灵、不带半点烟火气的声音,源自一名女子,疑似九天之上谪落,眨眼间,就在两名血族种子的上方浮现,一只莹白的手掌划出一道玄奥的轨迹,如百花盛开,杀机隐现。

    这一掌无比凌厉、来人很霸气,掌势笼罩,竟将两名血族种子同时圈禁在内,分明是要以一己之力横击二人。

    “花百杀!”

    刹那之间,两名血族种子惊怒交加,这是花影峰的种子级人物,一名姿容清丽,但相比于体态容貌,更加凌厉霸道的女子。

    人如其名,我花开后百花杀,自有一种唯我独尊的武道气韵,秉承这样一种气质,这是整个鹿鸣学府中,最令古战场外域的诸多血族年轻强者头疼的人物。

    哪怕同为种子级人物,两名血族年轻强者也忌惮非常,因为这是一个女疯子,没有半点顾忌,只要交手,就是生死搏杀,不计生死,从来不给自己留半点退路。

    铛!铛!

    眨眼间,三人就交换了一击,仿若金铁交鸣,有火星迸溅。

    仓促之下,两名血族种子踉跄后退,手掌痉挛,两人嘴角抽搐,暗红色眸子有杀机浮现,更有警惕之色,没想到短短的时日不见,这个女疯子的肉身愈发坚固了,好像一块顽铁,根本打不动。

    一名看上去清丽灵动,身姿婀娜的年轻女子,青丝如瀑,一身青白纱衣,琼鼻如玉,仿佛自画卷中走出,唯有那一双晶莹的眸子,若秋水隐杀机,凌厉无比,更生有一种比两名血族年轻强者更浓的冰冷与漠然。

    哐!

    这时候,不远处有巨响,一团飓风席卷,尘沙漫天,两道身影几乎在同时撕裂空气,朝着两边倒射出去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一片乱石炸开,青石落入其中,他踉踉跄跄,口鼻溢血,面如金纸,不过眸子却前所未有的湛亮。

    他看到了希望!

    花百杀!

    花影氏这一代的一名奇女子,年仅十九岁,就已经展现出来了无比惊艳的武学天赋,传说中,花影氏的镇族顶尖掌法百花杀,甚至被其改动,参悟,更进一步,已然触摸到了法武的边缘。

    “救人!”

    就在花百杀击退两名血族年轻种子的瞬间,两道身影自孤崖的两端同时蹿出,足踏峭壁上凸起的岩石,朝着被木刺钉住的五名青莲峰弟子疾驰而去。

    石江!石琼!

    青石目光一怔,没有想到,这随着他暗中潜来的,居然还有这两个人。

    “你不用在意,我二人此前被人算计,我们不愿亏欠任何人!”

    石琼大喝,有所察觉,立即解释,对于青石的表情很在意,不过虽然他的语气依然冰冷,但是青石的嘴角,依然不禁浮现出来一抹淡淡的笑意。

    “两只蝼蚁,也想撼天!”

    突兀的,崖壁上,五道被死死钉住的青莲氏弟子之间,一块看似普通的山岩没有半点征兆,骤然间扭曲,下一刻就化成了一名面容冷峻的血族青年。

    “这是我族祖术,纳光遁形!现在送你们上路!”

    轰!

    下一刻,这血色青年出手,两只手掌迸射出尖锐的指甲,暗红色的甲刃如刀,朝着疾驰到眼前的石江二人当空挥落。

    噗!

    血花飞溅,石江二人甚至来不及反应,就被瞬间震飞,锋锐的甲刃几乎将两人的胸膛剖开,留下了数道深入内腑的可怕爪痕。(求订阅,求月票!)(。)

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