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七章 现身

十步行 Ctrl+D 收藏本站

关灯 直达底部

    (求订阅,求月票!)

    大口咳血,石江二人撞碎了几块坚硬的山岩,再也没有能够站起来。

    突如其来的变化,令人措手不及,刚刚升起的希望眨眼间被掐灭,青石的心情前所未有地沉重起来。

    “哼!真当我等没有防备吗?卑微的人族,你们占据了我血族的初始之地,还妄图永世传承,真是人心不足蛇吞象!你们放心,这所有的恩怨,我们这一辈,就从你们身上一点一点地讨回来,你们的鲜血,会成为我们雄浑的黑暗血力,你们的魂魄,会成为我们成神路上的辉煌,而你们的血与泪,则会铸就我们永恒不灭的封神台!”

    丈宽的黑色蝠翼扇动,这名血族年轻强者立于半空中,他带着狞笑,暗红色的眸子有杀机浮现,冷冷道:“既然不能亲手埋葬青叶,相信他也熬不过多少日子了,今天,就先送你们上路!”

    孤崖下。

    花百杀挑眉,这个冷淡而凌厉的女子眉毛立起,抬手就朝着虚空一掌印去。

    “拦住她!”

    两道血影一闪,就横亘在了花百杀前方,属于种子级人物的战力全面迸发,两名血族种子出手,指掌连震,两人背后隐约浮现出来一头古老的蝠影,这蝠影很虚幻,不仔细看很难分辨出来,而随着这蝠影的显现,两名血族种子的气机竟彼此纠缠、缔结,连成一体,一股远比此前强横的修为气息爆发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苍白的气浪翻滚,朝着四方扩散,三者之间再次硬撼一击,这一次两名血族种子准备充足,两人联手之下,丝毫不落下风,甚至在气息上,还要隐隐压过一头。

    不!

    青石大吼。歇斯底里,他看到一只染血的血爪朝着最近的一名女子落下,这是青衣,他青莲峰除了青叶之外最有希望迈入种子级的心核级年轻强者。

    事实上。早在穿越荒莽古林之时,青石就察觉到了花百杀几人没有加以掩饰的气息,原本他还抱有一线希望,然而眼下,随着这第四名血族种子的现身。一切又被重新打回原点。

    暗红色的眸子冰冷而无情,甲刃如刀,须臾间,就已经落到了青衣胸口前三寸之地。

    “我喜欢人族的心脏,那跳动的声音尤为强健,心房内的鲜血最令人陶醉。”

    嘴角的狞笑愈盛,这名血族种子已然可以想象到那甜美的血腥气,甚至可以隐约感知到青衣胸口的那团酥软,他的瞳孔深处,更浮现出一抹淫邪之色。

    “你的爪子。伸得太长了!”

    没有半点征兆,一道冰冷如深海寒流的声音自头顶响起。

    什么!

    心神一震,半空中,那血族青年猛地捕捉到一股浓浓的危机感,既而,他骤然间抬头,就看到一只紫光万缕,锋芒凌厉的脚掌落了下来。

    随着这一脚落下,他仿佛看到了一头庞大的青翼玄鸟,自九天之下俯冲下来。撕裂层云,横击荒莽。

    速度太快了,甚至都来不及躲避,更有一股凌厉无比。几乎令空气凝滞的剑势将他锁定,剑道本就凌厉,相比于其它诸如掌势、拳势等武道之势,更加凝练与坚韧,遑论这突然间迸发的一脚,蕴藏的剑势之强。几乎已经半只脚迈入了小成之境,强如他身为种子级年轻强者,成就了小成之势,瞬息之间也挣脱不得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只来得及勉强抬起一只手,那只脚就悍然踏落下来,有沉闷的声响,仿佛凭空生出了一道惊雷,两者之间,炽盛的光迸发,既而,那血族青年就惨呼一声,如流星一般坠地,身上更隐隐纠缠了丝丝缕缕如电的锋芒,一股焦臭的气息顿时散发开来。

    “石空!”

    青石大喝,眼中满是震动与惊喜,这样的转折太令人意外,没想到最终还是及时挽回了,很难想象,此时的石空竟然强至如斯,如种子级人物,居然都敢这样出手,可以算是一种莫大的羞辱。

    “该死!你敢辱我!”

    崩开身上的碎石,那血族青年就阴沉着一张脸站立起身,尽管如此,还是可以看到,其右半边身子都在隐隐颤抖,那一只右臂痉挛,上面生满了密密麻麻的剑痕,深处甚至可见暗红色的臂骨。

    可以想象,刚刚那一脚,绝不仅仅只是羞辱那么简单。

    甚至,在看清来人的体貌之后,这名血族青年就眼角跳动,一个看上去十四五岁的清秀少年,一身粗布白袍染血,很难想象,刚刚就是其出手的,这样的年龄段,却展现出那样惊人的战力,这完全超出了想象,甚至在这血族青年的认知中,这些年来,就算是鹿鸣学府中最顶尖的几名种子级人物,在十四五岁的这个年龄段,怕是至多也就是如此。

    一个未来的人族种子!

    瞬间,心中就生出这样一个念头,甚至还有一个念头告诉他,若是令得眼前的少年真正成长,将会愈发可怕,冥冥中,他似乎捕捉到了一种不祥的预感。

    “祖术,血肉重生!”

    深吸一口气,这血族青年眼中也浮现出一抹坚定之色,他直接动用了轻易不施展的血脉祖术之一,这是一门以生命精气瞬间修复伤体的术法,如非必要,哪怕身为血族,也绝对施展不得,血气好补充,但生命精气就难得了,一旦消耗太多,想要晋升到达下一个层次,就会十分艰难。

    几乎以肉眼可见的速度,那残破的右臂愈合,伤口的锋芒之气被排出体外,仅仅只是三息,就彻底恢复如初。

    目光微凛,石空也盯住了眼前的血族青年,时至而今,他也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生灵,在后世,这只是存在于神话传说中的种族,嗜血而不喜阳光,该族的始祖该隐,留下了数之不尽的黑暗传说。

    再与眼前的血族青年对比,石空就发现了很大的差距,不仅仅是形体上的,更是一种外在的精神气,不惧阳光,强劲的蝠翼,每一寸肉身,都蕴藏了可怕的力量,还有那神秘的祖术,流淌在传承的血脉里,拥有着种种不可思议的神异力量。

    “少年人,记住我的名字,血族天兵摩罗的子孙,摩渊!在这里,我会亲手将你埋葬!”

    一股无形的势散发,瞬间弥漫了方圆数十丈的地域,空气凝滞,将石空周围的空气化成了一片泥沼,风声止息,嗜血黑暗的气息开始充斥在每一寸空气中。

    看着眼前的血族青年,石空神情凝重,但战意不减,哪怕眼前是他直至此时遭遇过的最强对手,也没有生出半点退避之意。

    事实上,这也是生死间的一种境遇,此时此刻,在这样的压迫下,石空感到精神意志变得无比的清明,剑势触及的壁障,开始了缓慢而坚定的瓦解与崩溃。(求订阅,求月票!这一章写得太卡了,不敢再写了,最近又是一个转折处,字少些,十步连夜再改细纲,明日再努力,写出好章节是十步的追求,这本新书,在保证质量的基础上,十步才会尽量求快。)(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