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九章 青叶威势

十步行 Ctrl+D 收藏本站

关灯 直达底部

    (求订阅,求月票!)

    这是极其惊人的一刀,摩渊将一身黑暗血力提升至极境,动用了一门顶尖血武,暗红刀锋闪烁寒芒,那刀势仿佛带血的獠牙,隐隐封锁了石空四方的每一寸退路。

    石空目光沉凝,青翼九步第一步的意境在心中流淌,他捏拳印,就要出手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突兀的,没有半点征兆,一道骇人的破空声响起,如惊雷震九霄,既而,一道青芒如电,划破长空,瞬间将摩渊洞穿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惨呼声响彻四方,惊动了正在交战的所有人,另外三名血族种子级年轻强者几乎在同时选择抽身而退,他们并肩而立,目光先是落到石空二人所在的战场,而后皆是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。

    那是一杆青色大戟,戟刃雪亮,寒光四溅,此时有暗红色的鲜血顺着戟身淌落,那摩渊,赫然被洞穿了胸膛,一戟钉在了崖壁之上。

    “这是,青光戟!”

    青石眼中猛地绽放出无比夺目的光,瞳孔中满是难以置信之色,这口神火兵,本该存在于青莲峰顶,怎么会在此时出现在这里,还将摩渊这样一名有着天兵血脉的血族种子一戟洞穿,生生钉住。

    然而,等到他转身望去,真的有一道修长的身影自荒莽古林中走出。

    一名青年男子,身着一件暗青色甲胄,一头黑发披散,他龙行虎步,身上有一股惊人的势,仿佛裹挟着一方天地碾压而至。

    毫无疑问,这是一名可怕的年轻强者,甚至就连身为种子级的三名血族青年,此时,也不禁感到呼吸一窒,他们满脸难以置信,尤其是孤崖上。那被青色大戟钉住的摩渊,整张脸都痛苦得扭曲了,然而此时,其感到更多的则是无边的惊恐。

    “你。恢复了!”

    摩渊大口咳血,那青色大戟似乎拥有一种可怕的特性,将他死死地钉住,根本动弹不得。

    “青叶!”

    这一次,是花百杀开口了。声音很清灵,也很冷淡,不过清冷的眸子里也同样闪过一抹诧异,因为时至而今,这个曾经同一层次的年轻强者,此时,她居然已经看不透了。

    “没有人可以伤我青莲峰子弟!”

    来人开口了,声音很冷,也很坚定,他的速度很快。看似普通的迈步,但是每一步落下,都足足跨越二三十丈之遥,仿佛大地在脚下浓缩,有一种缩地成寸的可怕意境。

    这就是当今青莲峰唯一的种子级年轻强者,青叶!

    孤崖下,石空眼中浮现一抹异色,这个在青莲峰顶断崖上石化了三年的青年,终于复苏了!

    “不可能,你怎么会变得这么强!”

    一名血族年轻种子沉喝。不肯相信,这是他们的老对手了,哪怕完全解开了血毒,在他们的认知中。也不可能一戟将摩渊这样比他们还要更强一筹的存在钉住,就算再没有防备也不可能。

    其中一人盯住了青叶,仔细打量,时而蹙眉,时而深思,数息后。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,惊呼道:“身为种子级人物,你竟然自断道途,踏上了那条路,且已经成功迈出了那一步!”

    什么!

    八方皆静,几乎所有人都惊住了,因为清楚的知道那是一条什么路,事实上,不仅仅是人族,其他诸异族也有人尝试过这样一条类似的道路,同样走不通,无尽岁月以来,已经被证明,是一条至强的绝路。

    迈入其中,几可同境无敌,却再也难以超脱,被生生束缚住,打破不了桎梏,难以晋升下一重大境界。

    肉身成圣吗?

    石空喃喃道,这已经是他见到的第二个迈入了这条路的武者,如青石,即便只是踏入了半步,神火淬体尚未尽全功,在他模糊的感应中,若论肉身之力,怕也不比他逊色分毫。

    遑论此时的青叶,真正迈出了那一步,完成了神火淬体,筑成了圣基,刚刚那一戟从头顶越过,石空也感到头皮发麻,他有一种感觉,若是不向古神域换取神火境圆满之力,多半接不下这一戟,甚至会比眼前的这摩渊还要不堪。

    这就令得石空十分好奇,到底是怎样的一条路,居然能够让一个人的体魄强到这样的境地。

    这时,石空又想到老铁匠传授的那一锤,剑气为火,元气为锤,也是一条惊人的炼体路,与肉身成圣的内力为薪柴,本命神火淬体几有异曲同工之妙,甚至有些惊人的相似。

    “原来,这三年来,你在石化中更早做出了选择。”

    青石苦笑,他们青莲峰上一连两人都走上了这样一条绝路,不得不说是一种无奈,历代先贤都超脱不了,遑论是他们,不是妄自菲薄,只是现实很残酷。

    “没有走不通的绝路,只有走不通的人。”

    青叶很干脆,没有一点迟疑,也没有一点绝望,反而眸子很炽盛,而后,他看向了石空,两人的目光相距数十丈,在半空中交汇,乃至石空有一种错觉,两人已经认识很久了。

    “我感觉的到你,很好,谢谢你。”

    青叶开口,嘴角露出一抹温和的笑,石空也笑了,他也看出来,青叶身上的血毒残余,比想象中的还要少很多,几乎已经驱逐干净,想来这三年来,本命神火淬体,近乎日日夜夜的磨砺,再难缠的毒性也炼去了不少,再加上地火金莲的净化之力,这才出现了这样惊人的转变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石空你,我……”

    青石立即明白了过来,他眼中满是感激,但话又不知道从何说起,此时完全不见了平日里的淡然,因为与青叶的感情太深了,这是近十年来过命的交情,已经不仅仅局限于同氏族的远亲之情。

    “好了,现在先送这四只毒蝙蝠上路,有话稍后再叙。”

    青叶话锋一转,眸子当即立起,他看向不远处的三名血族种子,眸光冰冷,杀机毫不掩饰。

    “黄极血杀阵!”

    相视一眼,再没有半点单打独斗的意思,三名血族种子身形一动,各据一方,相隔丈许,站出了一个玄妙的方位,随着步子站定,三人的气机竟然融合归一,一股可怕的黑暗气息升腾而起,空气剧烈扭曲,孤崖下,天空都隐隐变得阴暗了,三名血族种子联手,居然隐隐生出了一种勾动天象的迹象。

    “这是,阵法!”

    石空深吸一口气,与当初进入学府的洞虚阵台不同,这显然是一座可以人为缔结的战阵,只是等级并不高,只是宇宙洪荒,天地玄黄中最低的黄极。

    尽管如此,这股融合的气机也足以令石空色变,有一种黑暗笼罩大地的可怕意境。

    “黑暗流星!”

    下一刻,三名血族种子同时暴喝,他们深吸气,仿佛三头古兽在吞吐日月,空气都坍塌,被吞入腹中,既而,三人的拳头抬起,各自划出一道玄妙的轨迹,朝着青叶遥击。

    这一次,天空真的被黑暗笼罩了,没有半点征兆,众人头顶,百丈虚空似化成了黑夜,点点血色星辰浮现,而后,一颗血色星辰坠落下来,似穿过了茫茫的宇宙海。

    “血族法武!”

    青石倒吸一口凉气,三年前,他曾经看到其中一人施展这一式拳法,瞬间就令他窒息和绝望,这是一种从武道精神到修为气血的全面压迫,已经触摸到了冥冥之中的天地至理。

    难以想象,眼下这三名种子级血族联手,结成黄极血杀阵,再同时施展这一式拳法,拳力缔结、交织,到底会可怕到怎样的境地。

    咚!

    浑然未觉,青叶迈步,仿佛古战鼓擂动,一股难以言喻的恐怖气血就迸发出来,他猛地冲出,如一道飓风,刹那间席卷了出去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那坠落的血色星辰当场炸开,被飓风绞碎,这是骇人的一幕,青叶出手了,他如一尊战神般,挥动一只拳头,朴实无华,返璞归真,一记直拳,再简单不过的基础拳法,却在此时爆发出来了令人惊憾的拳力。

    噗!

    血花飞溅,一声惨叫,一名血族种子被当场击穿了眉心,既而整个人炸碎,成为粉末,根本抵挡不住,也逃避不及,那股拳力太沉重了,拳力如山崩,拳势笼罩,几乎将其生生禁锢在原地。

    “小成巅峰的拳势!”

    另外两名血族青年惊怒交加,三年过去,青叶的战力居然一强如斯,根本挡不住,已经不属于同一层次。

    “快走,他已经触摸到了化石领域!”

    孤崖上,摩渊大吼,他全身黑暗血光大盛,既而猛地炸开,化成十余只人头大的黑色蝙蝠,朝着四方激射而去。

    “祖术,蝠影遁!”

    剩下的两名血族种子闻言也再不敢逗留,两人的身体也在瞬息后炸开,二十头黑蝙蝠尖叫着,发出刺耳的声波,朝着四方散开。

    “走得了吗!”

    青叶冷笑,他身如玄鸟,冲天而起,而后一步踏落。

    青翼九步!

    石空与青石几乎同时睁大了眼睛,这门步法到了青叶的手中,才真正显现出来了惊人的攻伐力。

    仿佛一头青翼玄鸟冲破云海,利爪搅动风云,所有的猎物都被卷入其中,化成齑粉。(求订阅,求月票!)(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