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十六章 退出学府

十步行 Ctrl+D 收藏本站

关灯 直达底部

    (求订阅,求月票,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!)

    十三统领也走了,他将一切看在眼里,最后看了石空一眼,一句话都没有再说。

    “这样的学府,还有必要再待下去吗?”

    石空沉声道,没有一点客气,基本的处事准则与自己的心念相违背,石空已经生出了离去之意。

    青叶苦笑着摇头,又何尝与他的心念相合,若非是为了抵御古战场中的血族,为了人族宁定,他们又怎么会在这里待下去。

    石空摇头,言及整个青莲峰短时间内难以左右战局,与十三统领所说一般,唯有真正点燃天灯,跨入位界,才是决定性的力量之一。

    “现在退出吗?”青叶蹙眉,有些迟疑。

    “难道没有与我等心念相合之地,总不会是而今整个人族的现状,还是真的到了山穷水尽之地。”石空问道。

    略一沉吟,青叶道:“也并非如此,事实上,我人族现在有两种声音,一种提倡武火煅英杰,一种则提倡师法自然,心心相印,说人心之力无限大,七情六欲可以撼天动地,这两种声音分庭抗礼,分别有着各自流传的区域。”

    顿了顿,青叶又道:“传闻中,这也是五荒大帝与不周山紫微宫的所默许的,几位至强者也想要看一看,怎样的育种之法才能够走出来真正的盖世强者,这是一种尝试,也是一种摸索,我鹿鸣部落,就是在尝试第一条路,当然,我水云古国境内,也是有两种声音的,古战场并非只有一处。”

    石空点头,当即就有了决断:“我退出鹿鸣学府,路是人走出来的。若是古战场有需要,我会再进来,这样的环境,只会扭曲我的本心。等到我修行有成,将走出鹿鸣部落,前往古国其它地域,我要看看这第二种声音所说的路,是否符合我的本心。”

    青叶闻言一怔。他深吸一口气,他沉默良久,终于点头道:“好,等青石几人醒来,等你们三月之期满,我们退出学府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三日后,青莲峰顶。

    紫竹林幽静,石空几人坐在石桌前,一坛青峦珍藏的血泉被从一棵紫竹下挖出,每人都倒了浅浅的一碗。

    “好!我们退出学府!”青石点头道。“我等三年之期早满,是自由身。”

    “不错,这样没有人性的地方,所谓的生死磨砺,只会让我等失去人心,变成杀戮的兵器。”

    这是青黎开口,眸子冰冷,对于此前种种,他们都听说了,心中寒凉。再也没有半点逗留的意思。

    一众人齐心,青武等少年也都没有异议,这里即便有着上佳的修行环境,却不能凝聚人心。他们也觉得别扭,不想待下去,正如石空所说,眼下的他们改变不了战局,待到他日成长,一样可以进入古战场。跨过界碑,进内域杀敌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接下来的两个多月,学府中十分平静,青武六人每日进入元气湖潜修,而石空则是每隔一日登岛一次,鹿九川也每隔一天就会出现,带着他深入荒莽,与诸多荒兽厮杀,体悟接下来的肺、肝、脾、肾四大腑脏。

    两个多月里,石空借助两座七丈元气湖修行,淬炼气血锋芒,肉身之力愈发精进,气血锋芒日益雄浑,直到三月之期到来,连他也不清楚,自己一身气血锋芒到底达到了怎样的境地,而两座七丈元气湖内蕴的最精纯的精气,也全部被他吞噬一空。

    而相对于肉身气血,他的修为也日益精进,在荒莽中与荒兽搏杀,偶有击毙的,一身雄浑气血精元都被炼化,化成纯净的剑气,不断积蓄,到三个月满,他堪堪练透了脾脏,并且尽皆参悟荒兽神形,得承了所有五处腑脏的真意,原始修行路上,这最初的一境,他已经完成了四步的修行,距离完成第五步,也仅仅只差六处窍穴没有贯通。

    这一日,青莲峰山脚。

    荒草摇曳,土腥味带着荒莽独有的苍凉气息,一**日高悬,却不能令得石空几人心中更多一分暖意。

    十三统领目光冷冽,扫过眼前的一众人等,脸色不是很好看,事实上,这样的事情并非是首例,过往的千余年里,也曾多有发生,有的被镇压下去,有的则放行,主要还是看是否有天赋资质,不能够任其离开学府,被荒废了。

    “其他人都可以走,你不行。”

    十三统领看向石空,语气生硬,没有半点转圜的余地。

    青叶等人的脸色顿时变得难看,青石忍不住开口道:“十三师父,三月之期已满,为何其他人可以走,只有石空不能走。”

    “他武道天资不俗,小小年纪就有这样的战力,未来未尝没有冲击璞玉榜的资格,遑论一身锻造技艺,已达上位神铁匠之境,这样的有用之身,不在学府之中继续精修,难道要回到部落的太平世界去荒废吗!”

    十三统领言辞冷厉,哪怕是现在的石空,对于整个鹿鸣学府而言也有大用,至少,诸位统领很想看看,其全力出手,到底能够锤炼出来什么样的赤焰神铁,至少有一位精通锻造,已至下位神铁匠之境的统领断言,这绝非是石空的巅峰之境,其还有所保留,至于可以达到什么样的境地,肯定比当初拿出来的上等赤焰神铁还要更胜一筹。

    “学府于我心念不合,在这里修行,多半要受到羁绊,初始还好,日后定然难以精进,还望十三统领放行。”石空平静道,压下心中的不平。

    十三统领摇头,道:“心念什么的都是虚无缥缈的说法,力量才是唯一,参悟天地至理才是正道,什么心念不合,你的天赋资质,会得到学府的倾力培养,你还有什么不满意的,听说你曾得到青帝圣眷,天降甘霖,有学府为你提供修行所需之物,至少日后你点燃天灯,跨入位界,要少去不少麻烦,多半可以提升一成以上的把握。”

    “难道学府要强行留人吗?”石空目光也冷下来,“我敬你们于古战场杀敌,保后方人族平民一方安宁,但不知十三统领是否听说过这样一句话。”

    顿了顿,石空一字一顿道:“道不同,不相为谋!”

    十三统领的目光变冷,一股令人压抑的气息顿时蔓延开来,四方百丈之地,风声止息,呼吸可闻。

    数息后,他冷声道:“少年人有锋芒没有错,但是要懂得进退,至少我等活过了数十载,看过的、听过的,要远比你们多得多,前辈的经验,要懂得尊重,至少我等走过的路,可以达到眼下的境界,就是最好的证明。”

    “时代在变化,没有永恒不变的路,若是岁月可以证明一切,那苦修参悟还有什么用,坐着等待即可。”石空开口,根本不认同。

    “看来你是真的需要好好敲打敲打,如此更不能放你走,年轻人对于长辈没有一点敬畏,这是走入了歧路。”

    此时,十三统领反而平静下来,只是弥漫在空气中的气息愈发冰冷,有风声起,仿佛一下来到了寒冬腊月,有一种刺骨的冰寒。

    “师父!”

    这时候,青叶开口了,他目光郑重而诚恳,躬身一拜,道:“请师父放石师弟离去,算是弟子离开学府前最后的请求。”

    青石几人也开口,言及曾血战古战场外域,与血族年轻一辈厮杀,至今整个青莲峰年轻一辈只剩下了他们八人还活着,请求看在多年血战,不曾离去的份上,放过石空。

    十三统领挑眉,冷冷道:“说什么也没用,这就是我鹿鸣学府的育种法,怪只怪你们生在这鹿鸣部落,再进入了学府,岂容随意退出,若是再多言,今日你等所有人,一个人也走不了!”

    “真是可笑且可悲。”石空冷笑,“原本我还对这一育种法抱有一线希望,觉得可能看法有所偏颇,现在看来,根本已经入了左道,守护人族需要人心凝聚,没想到还有强行征兵,我可以这样认为,真的以这种育种法培养出来的,即便可以拥有强大的力量,也多半心性扭曲,极可能堕落,成为邪魔外道!”

    “放肆!”

    十三统领怒斥,满头黑发扬起,虚空震,一股凛冽的寒风顿时席卷开来,吹得石空等人衣衫鼓荡,猎猎作响。

    这是真的被石空激怒了,事实上,石空的猜测没有错,十三统领也知晓一些秘辛,人族中,的确有一些强者最后沉沦入魔,化成邪佞,投靠了异族,其中有大部分,都是以这样一种残酷的育种法成长的,尽管如此,不可否认的是,这样的育种法,可以在最短的时月内培养出大量的强者,对于人族抵御异族,在这样艰苦的环境里,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。

    “石空,你不要以为有几分天赋,锻造上有一些成就,就可以这样放肆,目中无人!”十三统领眼中冷意愈盛,“既然如此,今日本统领就拿下你,于界碑前长跪十日,什么时候你醒悟了,就向古战场内域的前辈战兵们磕头谢罪!”(求订阅,求月票,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!可以确定了,今日三更,十步尽量在凌晨前更完,不保证,尽努力。)(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