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十八章 鹿家长老

十步行 Ctrl+D 收藏本站

关灯 直达底部

    (求订阅,求月票,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!)

    半炷香后,洞虚阵台被引动,一条银光灿灿,又光怪陆离的通路被打开。

    再次登上这条洞虚通路,青叶八人心中有着无限感慨,他们当中,多的,已经有十余年没有回去了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亲人如何,身体是否安康。”

    这是青黎在喃喃自语,哪怕被告知三长老已然晋升下位神铁匠,依然有一种忐忑与迟疑。

    近乡情怯,心有千结!

    石空有感悟,不知不觉,来到这远古大地已经三个多月了,若是那个人还活着,却又不知道在何方。

    背后,明月剑轻轻颤动,石空的眸子有些复杂,也有些凌厉,他不会忘记,有那么一剑,永远为一个人留着。

    一盏茶后,当石空一行人的身影自茅草屋中走出,进入鹿鸣部落山城,四方诸人的目光顿时变得有些怪异,因为此时鹿九川已经离去了,只剩下石空一行人出城,人们的目光古怪而狐疑,充满了猜测。

    “今日,才是三月之期,怎么这么快出来了?”

    “那几个青年有些眼熟,等等,这不是当年青莲氏那个名为青叶的少年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其他几人,似乎也是当初进入学府的青莲氏族人,怎么都出来了?”

    很多人低语,彼此交谈,感受到异样,觉得有些不正常,平日里也有学府弟子走出来,但通常寥寥无几,绝对不会这样大规模的出行,眼下这样十几人,还都是属于青莲氏一族,就不得不令人怀疑,是否学府中生出了什么变故。

    而石空等人显然早已有了心理准备,没有半点在意,一行人出了山城。一路向南,半日后就回到了鹿鸣山北,属于青莲氏的族地顿时浮现在眼前。

    一个宁静的小村子,坐落在鹿鸣山脚下。此时正午,炊烟袅袅,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兽肉的浓香。

    “咦?有人,好像是青武、石空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青鱼、青虎、青雨、青河,青杉。等等,那几个人是谁?”

    村口,驻守的两个中年族人瞪大了眼睛,仔细看,很快,一人就涨红了脸,转身就朝着村中奔去,并伴随着大吼。

    “七长老!青叶!青叶回来了!”

    “三长老!三长老!你家崽子也回来了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时间,随着这中年族人的大吼,整个青莲氏村落沸腾了。数百族人全都冲了出来,圣庙方向,正在商议狩猎的七叔等族中长老也很快来到了村口。

    “爹!娘!”

    在古战场外域强势诛杀血族种子强者,冷漠凌厉如青叶,此时声音也有些颤抖,他跪倒在地,吐出两个字后,再也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“爹!娘!”

    青峦几人也都上前,一个个跪倒在自己的父母身前,许多年离家。未曾归来,父母都老去了很多,他们分明看到了愈发深重的皱纹,乃至那鬓角隐现的白发。

    “起来!都起来!”

    “回来就好!”

    连续深吸数口气。严厉稳重如七叔,此时也有些失态,他狠狠拍了拍青叶的肩膀,再一把抓住拽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起来,不就十年而已,丢不丢人!”

    这是三长老在训斥。尽管如此,他还是眉开眼笑,瞳孔深处,甚至隐隐有一些湿润。

    “青衣!”

    一名中年妇人踉跄着上前,少去了小半个右脚掌。

    “娘!”

    青衣眼眶顿时红了,她搀扶住母亲,凤目立起,如秋水的眸子有杀机浮现。

    “爹,是谁!”

    一名中年人苦笑,摇摇头,道:“不是人,上上个月的血夜,不小心被一头血蝙蝠拖住,幸亏大长老出手。”

    “该死的血族!”

    青衣银牙咬紧,这些潜伏在荒莽中的异族,通常每个月都要出来肆虐,他们鹿鸣部落已经算是好的了,但常见的,也有鬼夜,血夜,神明日,真神天这四种灾劫,也可以说是异族祸。

    “大长老,刑堂没有巡捕前来驻扎吗?”石空蹙眉,开口问道。

    大长老闻言露出一抹苦涩之意,道:“本来你们走后的第一个月,有一位刑堂的巡捕前来驻扎,还不到血夜,就发现有从古战场中遁出的一群血族踪迹,似乎还有一名即将晋升为天兵的强大血族,而今,刑堂的诸位巡捕都已经深入荒莽,全力追捕,不过之后,鹿家又在血夜前一天派来了一位刚刚点燃本命神火的长老,只是……”

    大长老欲言又止,但石空等人精神何等敏锐,立即察觉到了异样,有鹿家点燃本命神火的长老在,哪怕是刚刚点燃本命神火,但护持一个氏族渡过血夜也多半没有问题,居然还有这么多的伤患,就绝对不正常。

    入眼看来,包括远处的一些族人,不少都带着伤,甚至有一些失去了手臂与腿脚,对于一个氏族的普通人族而言,这样的创伤,生存都有问题,毕竟不能够只依靠氏族的供养,一天两天不是问题,时间一长,人数一多,肯定会影响到整个氏族的生计。

    “爹!到底发生了什么!”

    青叶沉声道,眼前的惨状,让他心中有一股火。

    “是那鹿千长老!”

    不等七叔开口,一名中年族人就忍不住跳出来,这人石空识得,乃是青莲氏族中的一名兵匠,当初他锤炼神铁时曾经有过一面之缘。

    “此人如何?”青叶目光顿时冷下来。

    “此人是鹿家鹿元长老的亲侄,一来到我青莲氏就出人不出力,更要求三长老每个月献上一口中等准神兵作为谢恩,但三长老怎么献得出来。”中年人很不忿,捏着拳头道,“三长老就如实相告,那人根本不信,没法,三长老就日夜苦苦锤炼,失败了不知道多少次,终于在上个月月末神明日到来前,献上了一口下等准神剑,但那鹿千长老一点不满意,神明日当晚,就端坐在圣庙里,偶尔出手遥击,都不出门,一些族人根本得不到护持……”

    中年人说到这里,似乎想到了什么,道:“那鹿元长老就是鹿家的匠部之主,唯一的一名中位神铁匠。”

    匠部之主!

    石空眼中有精芒闪过,顿时有了一些猜测,不过不管是怎样的猜测,也不能够熄灭他心中沸腾的心火。

    “走!”

    青叶闻言,二话不说,抬脚就朝着圣庙行去。

    “刚刚点燃本命神火,也敢在我青莲氏放肆,居然携恩图报,还作威作福!”

    青石的眸子也立起,动了真怒,与在学府中不同,这里是他的根,是他一切精神的寄托,有人在这里放肆,就是与他结下了生死大仇。

    石空迈步,几人都动了,不过下一刻,七叔与大长老几人就拦在了前方。

    “不要冲动!对方是点燃了本命神火的圆满强者,虽然出人不出力,但到底保住了不少族人,今夜就是真神天,惹怒了此人,一旦不出手,今夜将有大损伤。”七叔沉喝道。

    “不错,现在不能够冲动,要顾全大局。”大长老也劝道。

    然而,青叶一步迈出,留下一道残影,就出现在了十丈之外。

    “这速度!”

    七叔瞳孔收缩,大长老几人也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,太快了,快到他们根本反应不过来,若是对他们出手,怕是一招就能杀死所有人。

    “混账小子,进了学府,学了一门步法,翅膀就硬了!”

    很快,七叔就回过神来,但等到他们转身,青叶几步迈出,已去到了数十丈外,根本追之不及。

    这时,石空与青石七人相视一眼,也同时迈步,既而,几个闪烁,几人都到了青叶的身后,只剩下了青武六个少年面面相觑,颇有些无奈,他们虽然也得传了青翼九步,也差不多入了门,第一步已经有了一些领悟,但与青石等人相比,还是有着巨大的差距。七叔与大长老拦不住青石几个,但凭借着远超他们的修为,拦住他们几个,却是绰绰有余。

    青虎张口,想要解释一二,令七叔与大长老几人不要忧心,但此时几名长老都冲了出去,他有话也只能先憋在了肚子里。

    十息后,圣庙前。

    青叶止步,他看着紧闭的金丝楠阴沉木庙门,一只手抬起,凌空轻轻一震。

    咚!

    庙门轰鸣,如战鼓擂动,一下敞开。

    “何人放肆!”

    瞬间,圣庙中,一道阴沉而尖锐的声音响起,伴随着一股灼热的气血,仿佛一座火炉在摇动,无形的威严气势扑面而来。

    不多时,一道满脸阴鸷的中年人就走了出来,在庙门前站定。

    看着这鹿家新晋的长老鹿千,青叶的嘴角泛起了一抹冷笑,道:“收拾好东西,你可以走了。”

    嗯?

    鹿千挑眉,目光落到青叶身上,一个年轻人,看上去没有什么异样,身上也没有一点内力波动,他蹙眉,一个没有练出内力的普通族人,这青莲氏也任由其来冲撞自己,真是一点也不懂得敬畏,看来这些时日,自己还是太仁慈了,今夜真神天就不出手,好好敲打敲打这个小氏族的山野匹夫。(求订阅,求月票,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!写得比想象中慢,晚了十来分钟,大家见谅。)(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