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十九章 晋升四品

十步行 Ctrl+D 收藏本站

关灯 直达底部

    (求订阅,求月票,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!)

    晶莹的花瓣飞舞,露水点点,芬芳四溢,苍凉的号角声奏响古老的战歌,这是一个氏族最为庄重的礼仪,用来迎接最重要的客人。

    “诸位请起。”

    五皇子的表情也变得肃穆,战歌奏响的一刻,没有人可以嬉笑,都要致以最大的敬意,因为这是山海历前流传下来的古老歌谣,见证了那段黑暗的岁月,无数人族先辈埋骨,才换来了而今相对安稳的和平。

    大长老等起身,看向五皇子元化天。

    咚!咚!

    几只檀木箱被放下,而后打开,一瞬间,刺目的红芒升腾,如一片火红的云霞,映入众人的眼帘。

    “那是,下等精石!”

    三长老低呼一声,心脏不可抑止地跳动起来,这可是真正的下等精石,不是被切割成小块的赤铜币,更不是次等精石切割成的石币、骨币,是真正天地孕育的珍贵灵材,可以相助武者增进修为,纯净内力。

    “三千块下等精石,是古国对于青莲氏培养出一名上位神铁匠的赏赐。”元化天再次露出笑容,“皇族有令,自今日起,青莲氏晋升为四品位阶,拥有在古国内开辟荒莽族地之权,范围不超过方圆五百里,限期三年,三年后,若是不能成行,就收回成命。”

    “青莲氏谢隆恩!”

    大长老带着众人再次拜道。

    “还有,”元化天再次道,“晋升四品,因地制宜,此后每一年,青莲氏要向古国进贡五口上位准神兵,每少一口,每年的俸禄削减两成。”

    “青莲氏领命。”大长老恭声道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册封晋升的仪式不很长,一炷香后,圣庙中,由五皇子立首位,大长老等族中长老随后,焚香祭祀,供奉青帝圣像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一股宏大的波动自九天之上落下,随后没入了青帝圣像中,有圣光浮盈,村落里,诸多青莲氏族人顿时感到耳聪目明,精神一震,仿佛气力都在一瞬间增加了不少。

    圣庙中。

    短暂的瞬间,石空仿佛看到了冥冥之中流淌的命运长河,却只是昙花一现,等到他再想要回忆时,却什么神形都不能够记起。

    “这就是所谓气运吗?”

    石空心中暗道,山海经有这样的描述,一些天生气运强大的武者,多半可以在修行路上走得更远,往往有冥冥中不可测的力量相助,每每化险为夷,得遇造化。

    甚至在与青叶等人的交流中,也谈及这种看似虚无缥缈,却真实存在的力量,不仅仅是人有气运,就是他们所在的氏族,部落,都有着气运,这气运的大小,不仅与力量相关,天赋、体质、势力等等,囊括一切底蕴,都是滋养、壮大气运的薪柴。

    就好像现在,青莲氏晋升四品,得到古国恩泽,就得到了更加隆重的青帝圣眷,这也是气运增加的一种结果。

    再如此前,在圣庙中引动青帝圣眷,降下赤金云,精气雨,同样是因为族中年轻后辈的天赋实力的体现,令得气运暴涨,才使得青帝恩泽更隆。

    此时,圣庙中。

    那些追随五皇子的骑士们,也感到有些惊诧,这小小的青莲氏族,居然能够引动这么浓郁的青帝圣眷,他们可以感受到一股恐怖的圣念,随着圣眷的降临,将整个青莲氏笼罩在内。

    这是一种庇护,属于青帝的念头护持,不仅可以分辨人族血脉,阻隔异族的潜入,寻常的异族强者在这样隆重的圣眷下,多半不能够接近十丈之地,就要被碾压、净化,魂飞魄散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仪式过后,举族欢庆!

    对于鹿家匠部之主鹿元的邀请,五皇子元化天出乎意料地委婉拒绝,选择留在了青莲氏族中,要与民同乐。

    这个样貌矍铄,看上去谦和淡然的老人,在走出青莲氏的那一刻,整张脸都变得阴沉如水,瞳孔中更有淡淡的杀机浮现,他难以怪罪五皇子,这一切,都被归咎到了石空的身上,身为此前整个鹿鸣部落境内唯一的中位神铁匠,而今,在诸多氏族、荒莽洞天、宗派面前,他愈发找不到自己的存在感,他感受到诸势力的疏离,都在向这个新晋的上位神铁匠靠近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这一天,青莲氏的夜晚格外的璀璨,星光点点,篝火不息。

    手中抓着一只石罐,石空看着眼前举族欢腾的场景,嘴角泛起一抹淡淡的微笑,而后,他转身,一个人走出村子,来到了后山。

    深夜的后山宁静,虫鸣声消弭,古木虬曲,大片的老藤垂落,石空的心也生出一种别样的宁和,同样,他也捕捉到这宁静背后的危机,三年之限,开辟荒莽族地,看上去是恩赐,事实上也是晋升四品所需要承载与付出的代价。

    荒莽多凶险,荒兽横行,异族潜伏,想要开辟五百里族地,绝对没有那么简单,可能要付出血的代价。

    不过,石空也明白,这是为了给人族开辟更多的净土,就如同眼下的鹿鸣部落,以鹿鸣山为中心,方圆数百里,曾经潜伏的异族几乎都已经驱逐殆尽,即便还有窥伺,也都在数百里之外。

    至于横行的荒兽,也几乎没有一劫以上的存在,都被历代鹿家位界强者驱赶,去到了数百里外。

    这就是身为三品部落,鹿家历代所要付出的,他们更多的,是充当境内诸势力的守护者。

    莲池边。

    石空随意坐下,石罐中血泉荡漾,在月光下生出晶莹的血芒。

    饮一口血泉,他没有刻意催动剑气炼化,气血锋芒也尽皆收敛,不多时已经微醺。

    “出来吧。”

    突兀的,没有半点征兆,石空平静道,手中的石罐缓缓放下,他依然保持着微醺的状态,双目微阖,形神松散,甚至有些漫不经心。

    “居然能够发现我,倒是有几分本事。”

    一道灰影拨开老藤,迈出而出,在石空身前五丈外站定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你。”石空挑眉,淡淡道。

    月光下,那一条蜿蜒的刀疤仿佛自九幽爬出的毒蛇在盘亘,荒蛇秦九嘴角泛起一抹森冷的笑,道:“你似乎并不怕我。”

    “心有净土,你我无怨且无仇,我为什么要怕你。”

    石空饮一口血泉,施施然坐在一块生满青苔的磐石上,很随意,也很淡然。

    “不错,有胆色,年轻一辈敢这么和我说话的不多,”荒蛇嘴角的笑意愈盛,身上那无形中散发出来的寒意也越来越浓重,他话锋骤然间一转,道,“不拐弯抹角,一口上位准神兵,铸一杆蛇矛,一个月后我来取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石空咽一口血泉,应道。

    荒蛇面色稍霁,本来以为少年血气,还要费一番手脚,没想到这么顺利,看来这个少年很懂得拉拢人心,有机会倒是可以指点指点。

    “两株半步生命灵药,或者五百块下等精石。”

    下一刻,荒蛇就愣住了,他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,但以他的修为,幻听是绝对不可能的,很快,他的脸上就弥漫了一层冰霜,嘴角微挑,露出一颗泛黄的狰狞犬牙。

    “你是在向我提要求吗?你以为这是在易物吗?还是你以为,成为了上位神铁匠,就可以持才傲物,不把我荒蛇放在眼里!”

    荒蛇的语气很慢,但越到后来,愈发冷厉,空气很快变得冰寒,甚至生出了点点细小的冰晶。

    “这么说,你想勒索我。”石空平静道,不为所动,“你就不怕被五皇子知道,治你犯上之罪,要知道,身为上位神铁匠,我也被授予了四品之位,即便你追随五皇子,也只是五品而已。”

    荒蛇终于忍不住大笑,刀疤扭曲,深夜的月光下,显得愈发的惊悚,他盯住了石空,嗤笑道:“少年人,我是该说你天真,还是该说你无知,在武者的世界,从来就没有真正的规矩,否则你以为我为何要在此时来寻你。”

    “你走吧,给你一次机会,看在五皇子的面上,我不为难你。”

    石空放下手中的石罐,看向荒蛇,微醺的双眼带着认真,似乎真的是经过深思熟虑才做出的决定。

    荒蛇又是一怔,既而就用一种看白痴的目光看向石空,他的眸子变得冰冷,寒声道:“石空,你已经要触怒我了,我荒蛇想要的东西,还从来没有得不到的,你若是老老实实赠我一口上位准神兵还罢了,我就不再追究,否则现在就让你尝尝冥蛇之吻,不要自持自己击败了几名所谓的心核级学府弟子,就可以目中无人,武者的道路上,你还差得远,我可以告诉你,即便是水云榜最后一位,也不是你所知道的寻常种子级年轻强者可以涉足的,现在,你该有所领悟了,我的忍耐有限度。”

    “说完了吗?”石空抬头,蹙眉。

    什么?

    荒蛇目光微滞。

    “滚。”

    只有一个字,从石空的口中吐出,平静而冷漠。

    死一般的寂静!

    数息后,荒蛇终于放声大笑,如蛇一般的瞳孔立起,迸射出冰冷的寒光。(求订阅,求月票,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!)(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