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十二章 异族环伺

十步行 Ctrl+D 收藏本站

关灯 直达底部

    (求订阅,求月票,求订阅,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!)

    这似乎是一种,进化!

    石空心惊,这样的变化显然不受他的掌控,这颗被他喻为生命火种的种子,好像真的在孕育什么,连真神族的黄金火都能够吞噬,要知道,这种火极其霸道,无物不焚,是真神族最根本的血脉力量的体现。

    与人族点燃本命神火一般,当年也曾借鉴诸异族的修行路,众多异族也都有着这样一步,会点燃属于本族的血脉火焰。

    相比而言,人族的本命神火是借助外物得来,并非是血脉当中孕育,就要略逊一筹。

    不过也没有办法,人族的修行史太短暂了,自山海历前一万年至今,还不足五万年,众异族则在域外孕育多年,拥有着漫长的生命史,说起来,能够抵住众多异族,并将当中的至强者阻于域外,已经是莫大的成就,是无数代人族先辈抛头颅,洒热血换来的,是血与骨铸就的和平。

    咔嚓!

    下一刻,石空并指,剑指铿锵,那黄金箭被一下折断,火光尽消。

    “好胆!”

    暗中,有一道冷哼声响起,充满了威严与冷厉,很多人的心中,都不禁浮现出来一尊高大的身影,一个满头金发的年轻人,身姿魁梧,体态雄伟,好像一尊神灵般屹立在天地之间。

    “装神弄鬼!”

    四皇子冷哼一声,手中浮现出来一口赤色神矛,当空一掷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空气炸碎,一道赤光如流电,没入了荒莽深处。

    轰隆隆!

    十丈方圆,数株古木炸碎,显露出来一道英武挺拔,手持金色长弓的身影。

    “真神族古战场的神见!”

    “那一位号称人族种子杀手的真神族年轻高手!”

    “该死!果然是那一口落人弓,以真神族黄金火淬炼,孕育出来的神火兵,配合那一门可怕的真神族箭法,传闻中参悟到达极颠,一箭万里,锁魂夺魄。”

    葬神峡中,很多年轻强者都炸了毛,没想到真的是这一位真神族年轻强者遁出了古战场。

    “神见,没想到真的是你!”

    长春部落的青年咬牙,眸子赤红,显然与这神见早有过一面之缘,因为他长春部落所立学府,镇压的就是那一座真神族古战场,彼此之间结下的怨仇,不可谓不深。

    “蝼蚁一般的东西,迟早要送你上路。”

    真神族的年轻强者神见开口,他很冷漠,眸子犀利,有神光湛湛,好像沉浮着两座金色火海。

    “你!”

    长春部落的青年捏紧了拳头,指甲刺破了掌心,他恨自己修为不足,战力低微,不能够上前与之拼命,反而要其他人出手救援。

    “既然来了,就留下吧!”

    四皇子开口,目光阴沉,他伸手一招,神火矛归位,他盯住了神见。

    “古国皇子吗?”神见冷笑,“除了老三,你们几个不过土鸡瓦狗,我一人可以镇杀你们所有!”

    他相当自负,不将几位皇子放在眼里,言辞激烈而狂妄,有一种睥睨所有人的姿态。

    “胜负不是说出来的,生死要走过一场才知道,谁去斩下他的头颅祭奠逝去的兄族子弟!”

    四皇子扬起神火矛,并不认为神见一个人能有什么作为,此刻,葬神峡中虽不说集中了他整个水云古国所有顶尖的年轻强者,却也至少有半数集中于此,他无所畏惧,要斩杀此獠,立下威仪。

    “我来!”

    一道雄厚沉浑的声音响起,这是一名铁塔般的青年,足有近九尺高,他浑身筋肉虬曲,泛着古铜色的光华,一双眸子瞪大,有凛冽的煞气喷涌而出。

    这是距离四皇子最近的一名随行的年轻强者,随着其迈步而出,方圆百丈的大地都隐隐震动起来,很多人心惊,这要多大的力量才能够做到这样的地步,简直就是一尊微缩的巨人,力大无穷。

    “寿圣部落的净土山!”

    “号称寿圣学府最强的种子,年仅二十二岁,已经点燃本命神火,且在大圆满的道路上迈出了坚实的步伐。”

    “寿圣净家,一个礼佛的家族,世代得到西荒白帝圣眷,甚至数千年前曾有古僧东渡,传下了数门惊人的佛门法武,成为了这一族的镇族武学。”

    一些年轻强者低呼,这绝对是古国内少见的年轻强者,位列水云榜,甚至进入了前二十。

    “佛门法武不动金刚体,这净土山继承了这一门镇族武学,号称半金刚,力大无比,肉身不动,坚固异常。”

    有人如数家珍,对于古国同辈的消息了如指掌,一眼洞悉了净土山的底细。

    “我来斩你!”

    净土山开口,身如震雷,他体态魁梧,眸若青灯,头顶无发,烫有两个深深的戒疤。

    “秃驴,你找死!”

    里许外,神见眸子立起,手中落人弓扬起,他抽出背后箭筒内的一杆黄金大箭,搭在了晶莹的弓弦上,顿时,有灼热炽烈的黄金火在箭身浮盈,对准了净土山。

    嘣!

    一道凄厉的箭鸣声,金色箭光横空,黄金火熊熊,点燃了空气,如一片火海倒卷,倾覆了下来,要将净土山淹没,化成灰烬。

    铛!铛!

    然而,净土山浑身绽放出古铜色光辉,他如一尊金刚转世,气息与大地相连,浑身铿锵作响,好像神铁铸就而成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下一刻,他举拳向前,硬撼黄金大箭,拳锋沉浑而凌厉,破入了熊熊黄金火中。

    哐!

    一声巨响,如铁钟被撞击,一股惊人的气浪席卷开来,净土山退后数步站定,一只拳头显露出来少许焦黑的痕迹,但也仅此而已,并没有伤到筋骨。

    至于那杆黄金箭则被阻住,坠落下来,没入了土泥之中。

    “挡住了!好坚固的肉身!不动金刚体果然不凡!”

    葬神峡中一片惊叹声,唯有少数一些年轻强者目光隐晦地自石空身上扫过,这一箭未必比刚刚那一箭强多少,但是此前那个少年轻描淡写间就截下,而今的净土山动用了不动金刚体,也依然留下了一丝伤痕,两者高下,一目了然。

    这令得更多人好奇石空的身份,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少年,从未走进过诸人的视线,今天却一鸣惊人,日后必定会被所有的年轻强者铭记,会是一个可怕的劲敌。

    显然,净土山也很快醒悟了过来,真正与那黄金箭碰撞,才知道可怕,也明白想要接下一箭需要付出怎样的代价。

    “一箭都这样勉强,看来可以送你上路了。”

    神见冷笑,语气很轻慢,金色的眸子里满是冷酷,道:“平生最厌恶秃驴,终有一天会葬掉你们所有人!”

    “你太天真了,这里就是你的埋骨地!”

    净土山沉声道,他声音洪亮,似战鼓擂动,轰隆作响,有一种震人心魄的气势。

    “蠢货,以为今日这里只有我一人吗?不过而今还不是与你们清算的时候,等到时机成熟,我会亲自掘土,来埋葬你们所有人!”

    神见目光扫过葬神峡中所有人,尤其在落到石空身上时,足足停留了一息,这个少年刚刚出手,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。

    什么!

    葬神峡中诸多年轻强者心惊,他们扫过荒莽四方,仔细感应,终于捕捉到了丝丝缕缕若隐若现的气机,但实在太隐晦了,若非是神见点明,根本难以发现。

    “你太自信了!”

    这是二皇子开口了,他面容敦厚,眸子中浮现出来郑重与认真。

    “多说无益,来日动手决生死!”

    神见冷笑,也不争辩什么,他退后,步子不快,却留下了一道道残影,须臾间,就到了百丈之外。

    “站住!还我兄长命来!”

    长春部落的青年怒吼,却被几名同族死死按住,因为根本不是对手,荒莽中还潜伏了其他异族,脱离人群的结果只有死路一条。

    葬神峡中,没有人再多说什么,也没有人出手拦截,太远了,拦也多半拦不住,最重要的是,神见最后留下的话给了所有人压力,他们的一举一动,怕是都已经被诸异族了如指掌,已经布下了天罗地网,等待他们自己一头钻进去。

    “消息泄露得不仅快,而且很早!”

    大皇子开口,他丰神如玉,此刻眸子有些深邃,说出这样一句话时虽然语气平淡,但是身边的所有人都能够从中捕捉到几分冰冷的杀机。

    不是有异族潜伏在皇城中,就是多半生出了叛徒,投靠了异族。

    而身为古国皇城,青帝圣眷浓烈,就算是寻常异族天兵级人物,也休想轻易潜入其中,是以在很多人想来,恐怕是第二种,有皇城中人,且不是一般人走漏了消息,因为即便是很多皇族中人,也不清楚神匠离多的遗藏之秘,最先得知的,都身份地位不低,眼下消息传递进入了荒莽之中,使得异族有了这么充足的准备,此人多半已经成为了异族潜伏在皇城中的暗子。(求订阅,求月票,求订阅,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!)(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