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十三章 尸横遍野

十步行 Ctrl+D 收藏本站

关灯 直达底部

    (求订阅,求月票,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!)

    这绝对不是什么好兆头,前路早已被异族洞悉,想要顺利到达神匠遗藏之地怕是没那么简单。

    “该死的叛徒们!我人族先辈抛头颅,洒下数之不尽的血与骨,却换来了他们无情的背叛!”

    “要千刀万剐!这令他们的祖先蒙羞!定然遗臭万年!”

    很多年轻强者都不忿,这只是开始,就有种子级人物被生生钉死,后面定然还有诸多陷阱,各路围杀,再前行将风雨飘摇。

    要不要继续走下去?

    一些年轻强者在思考,前路定然凶险莫测,极可能葬身于这茫茫荒野中,几大异族在环伺,伺机而动,眼下看来,一旦出手,必定是雷霆一击,绝对容情,抱着葬送所有人的目的。

    “即便前路多荆棘,也要闯过去,同辈争锋都退避,还说什么登临绝颠,傲视天下!”

    大皇子眸子很冷,他丰神如玉,此刻身上透露出来一股逼人的锋芒之气,身为皇族长子,哪怕机智无双,明知前路凶险,也不能够退避,他是皇族新一代的大兄,也是古国年轻一辈的表率,自当横推一切敌手,为同辈与弟妹们开辟出前路。

    “不能够再分开了,一路推进,联手横击一切敌!”

    二皇子也开口道,他看似敦厚,但一下凌厉起来,也有一种霸烈无双的气质。

    “生死由己,现在退出还来得及,不是强行征兆,有各自选择的权力。”四皇子目光扫过众人,平静道。

    顿时,很多年轻强者沉默下来,现在退出无疑是最好的选择,然而一旦今日选择了退出,日后必定会在修行路上留下不可磨灭的印记。

    “不行,万事开头难,然而一旦开了头,就再难回头。”

    有人摇头,决定抛却生死,堵上一切。

    “不错,生死路难有回头箭,若是死了,只是时运不济,若是不死,自当有问鼎的一天。”

    更多的人开口,他们当中很多人都曾在古战场中走过一遭,生死间徘徊,不说看透了当中的恐怖,却也能够淡然处之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两个时辰后。

    晨曦将至,天边生出了一片淡淡的赤光,一些人的身影慢慢拉长,消失在远方。

    终究,还是有人选择了归去,不是所有人都有着一往无前的信念,他们有着自己的顾忌,有难以抛却生死的理由。

    最终,葬神峡中约剩下了两百人,有数十人选择了离开,大多是一些部落,还有荒莽势力的子弟,原本就是主动随行,此时自然有退出的自由。

    这剩下的两百人中,还有近一百五十人的皇族亲卫,身为皇族之中,他们随时可以抛却自己的性命,这是一种磨砺,也是一种使命。

    等到朝阳初升,一众近两百人再次启程了,此时距离神匠遗藏所在的荒莽古山,只剩下数十里之遥,只需半日,就可横跨过去。

    每个人的脸上都有凝重,但是出奇的,一连十余里,都没有遭遇到丝毫截杀,甚至在众人的感应中,荒莽中没有留下丝毫的异族气息,仿佛全都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再过了五、六里,四位皇子的脸色都微变,他们隐约察觉到了一些什么,却又不敢相信,若是为真,将是一种大痛。

    直到再过去三里之地。

    “有血腥气!”

    有年轻强者低呼,眸光冷厉,看向前方,寻找血腥起源地,然而,当他和另外一些年轻强者捕捉到起源之后,皆是怔住了,很长时间都没能说出话来。

    “云,云山兄!”

    数息后,终于有人失声,难以置信,死死地盯住了不远处的一株枯木,在虬曲裸露的枝干上,此刻悬挂着一具染血的尸体,有血水潺潺,顺着干裂的树皮淌落。

    这是一幅凄凉的画卷,衣衫都残破了,可以看到坍塌的胸膛,扭曲的臂骨,还有临死之前扭曲的目光,一切都似乎定格在了那一刻。

    “该死!”

    四皇子惊怒交加,第一次失去了镇定,因为此前的担忧成真,这预示着生命的流逝,令人扼腕且痛惜,更多的则是愤怒。

    云霞部落的云山,一名刚满弱冠之龄的年轻人,心核级接近种子级的青年强者,亦是此前离去的数十人当中的一人。

    相反的方向,最终却出现在了众人的前方,这到底预示着什么,没有人不清楚。

    “该死!当初不该让他们离去的!”

    “好狠毒的手段,临死前遭遇了非人的折磨!”

    “早就算计好了一切,神见的现身,就是为了促成这一切!我们中计了!”

    最后,大皇子开口,他深吸一口气,最不愿意发生的事情,还是发生了,尽管此时心中已有了论断,但他还是不想放弃一切可能的希望。

    再过去五里之地。

    “净圆师弟!”

    这是寿圣部落的净土山,他怒目圆瞪,悲吼一声,衣衫猎猎,恨意盈胸。

    同样是选择离去的寿圣部落子弟,更是净土山的师弟,乃至两人还有一些血缘,平日里就十分亲近。

    “我不该让他离去!”

    净土山捏紧了拳头,指甲刺破了掌心,有鲜血潺潺滴落下来,而他浑然未觉。

    师弟是独子,前路凶险,净土山想为族中叔伯保住一点血脉,却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结局。

    “我亲手葬送了师弟的性命!”

    他一拳打碎了一株古木,虎口崩裂,懊悔到近乎疯狂。

    然而,更多的年轻强者色变,若是这样持续下去,他们将要面对什么已经可想而知,这绝对不会是他们想要的。

    “快走!”

    有人心中忐忑,十分不安,加快了脚步,迫切想要知道结果,不想要再有类似的状况发生。

    一里,三里、六里、九里……

    一具具残破的尸身浮现,横亘在众人前方,有的浑身筋骨粉碎,有的面色僵白,血气干涸,有的一脸神圣,仿佛升入了永恒的天堂国度,还有的一脸青紫,双目无神,身上再没有一点精神残留,仿佛被勾走了三魂七魄。(求订阅,求月票,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!这章少一千字,十步因为琐事心情不好,实在写不下去,大家见谅则个,十步去静静,本周内补上。)(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