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十四章 生死搏杀

十步行 Ctrl+D 收藏本站

关灯 直达底部

    (求订阅,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!)

    一幅染血的画卷,在很多年后还依然留存在很多人的脑海中。

    到处都是断肢残臂,逝去的生命气息弥漫在空气中,让人哀恸。

    “我错了!不该劝他离开的!”

    净土山嘶吼,更多的年轻强者几乎咬碎了牙,这当中有一些是他们的好友,还有一些则根本就是亲人,而今阴阳相隔,生死别离,没有一点准备,不得不说是一种大痛。

    “我愧对诸位!”

    大皇子目色沉凝,如他曾经在古战场运筹帷幄,也不曾这样感到愧疚。

    “这是叛族之祸,非大皇子之罪,此人需要万剐凌迟,抽魂斩魄!”

    “不错,犯下如此杀孽,残害同族,没有资格再活在世上!”

    一些年轻强者大吼,状若狂,他们怒极,迫切想要一战,为故人报仇,洗刷雪恨。

    “不要冲动!”

    二皇子喝道:“几大异族必在前路等候,我等需小心,留待有用之身,方可杀尽敌寇!”

    数息后,所有人都沉默下来,很多人深吸气,努力平复心境,的确,只要不断前进,总有机会报仇雪恨。

    至于退路,众人已经明白,不管进与退,都是一样的结果,所以前路再凶险,也要走下去,用自己的双拳,打出一条生命之路。

    接下来,一些年轻强者出手,以本命神火将故人的尸骸焚烧,将骨灰收起,立下了衣冠冢,若是此行可以活着回来,自然会重返此地,将故人接回故土,埋骨家乡,若是再能加上仇敌的骨骸,将是最大的告慰。

    “我的血在沸腾,生死已经不重要。”

    这一刻,很多年轻强者似有所领悟,他们血气沸腾,精气狼烟滚滚,气息竟是在此时隐隐有了攀升的迹象。

    生死间有大恐怖,也有大造化!

    石空心中生出这样的明悟,隐约间,对于雷鸣剑法的法武第二剑,他生出了一些念头,但还有些模糊,需要时间来打磨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半个时辰后,众人起步,在到达神匠遗藏之地前,再没有遭遇到一次截杀,荒莽中安静得可怕,甚至连虫蚁之声也消弭了。

    “这是要在终点截杀所有人吗?”

    “不想一次次动手,要一举将我等埋葬!”

    “好大的胃口!”

    一众年轻强者都很不忿,他们都是生死间走过来的,自然洞悉了异族的用心,很显然想要一劳永逸,这是根本没有将他们一行人放在眼里,觉得已经是砧板上的肉,可以随意的揉捏。

    到了!

    这时,石空仰望眼前的大山,几座足有千余丈高的古山连成一片,蜿蜒盘旋,好像一条条远古应龙在蛰伏,峰顶的云雾是它们的神翅,青木绿水是它们的龙鳞,这是一片磅礴的地势,哪怕是对于阵法之道一无所知,石空也能够隐隐看出来此地的不凡,想来神匠离多选择埋骨地,也是有所选择,经过深思熟虑的。

    “这就是神藏所在,在几座古山的最中央!”

    四皇子开口,他深吸一口气,一位人榜神匠的遗藏,到底有多么丰富,根本难以想象。

    “小心!”

    这一刻,几乎在同时,十数人同时暴喝,声音炸破空气,响彻在这片荒莽中。

    嘣!嘣!嘣!

    一瞬间,数十道离弦声连成一片,那是一杆杆黄金大箭,洞穿空气,自前方的古山上攒射而出。

    这是极其恐怖的一幕,百箭横空,锋芒锁定,首当其冲的就是最先察觉到异样的一波最强者,出手之人想要最先剪除这些护持的强大羽翼。

    “神见!”

    来自长春部落的青年咆哮,他双目充血,一下就冲了出去,哪怕锋芒凌厉,令他遍体生寒,这一刻,他抛却了生死,忘记了一切,只想倾力一战,格杀对手。

    石空摇头,他一步迈出,就跨越了十余丈之遥,横亘在对方身前,他捏拳印,剑鸣铿锵,将一杆黄金大箭打碎,这一箭虽然相比当初稍弱,却也足以轻易洞穿寻常种子级人物,这样数十上百杆黄金大箭,可见当初那真神族神见尚未动用全力,着实是一个极其可怕的异族年轻强者。

    吼!

    净土山怒喝,不动金刚体催动,他身如铜钟,双手一合,将一杆黄金箭生生夹住,而后磨灭成灰。

    嗡!

    大皇子也出手了,他双手怀抱,似抱山揽月,纳尽江河湖海,几口黄金大箭直接被牵扯,落入其中,而后,大皇子双臂一震,几口黄金箭一下炸碎,七零八落。

    吟!

    一大片的剑吟声响起,身在东荒,剑道的衍化几乎达到了一种极致巅峰,十名武者中,就至少有六人是剑者。

    一缕缕剑光横空,交织,与黄金箭碰撞,火星迸溅,如流星雨坠落四方。

    “还我命来!”

    一波箭雨过后,是数百上千的鬼魂,他们迈动步子,披头散发,身体处于虚幻与现实之间,朝着众人飘荡而来。

    这是一种奇异的灵魂体,不是真的鬼族,而是属于人族死后尚未步入轮回的魂魄。

    “该死!这是被杀死的族人们!”

    有年轻强者惊怒交加,大吼道,数百上千的鬼魂,身前就是数百上千的人族,甚至其中还有一些特别健壮,身体明晰的,赫然是迈入了修行路的武者,精神意志远超常人,死后留下的鬼魂自然也要远超普通人。

    “鬼族的孽障!”

    “阴死之气中诞生的种族,与冥族同属死亡阵营!”

    “族人们死后也不能够安息,被剥夺了步入轮回的机会,魂魄成鬼,世世代代都浑浑噩噩,直到魂魄消散,彻底湮灭在天地之间。”

    所有人都愤怒了,就算是石空也不例外,后世和平年代,到了二十二世纪,即便是十人左右的意外死亡,都可以算是重大事故了,要引起全国的震动,遑论数百上千人被杀死,魂魄都不得轮回,成为被奴役的鬼奴。

    无声无息的,一缕如墨的剑光升起,漆黑的剑光,好像地狱的入口,将一切鬼魂撕扯,吞噬。

    朦胧中,好像有一口滚烫的油锅显现,又好像出现了血淋淋的拔舌地狱,源自地狱的惨呼声席卷了整个大地。

    一刹那,近百被奴役的鬼魂被剑光吞没,消失不见,荒莽古山一角,传递出来惊恐的呼声。

    “葬魂剑!”

    什么!

    哪怕是正处于激战中,很多年轻强者都被惊动了,葬魂剑,水云榜排名第二的存在,更登临了璞玉榜,乃至真正迈入了化石领域的年轻强者,尤其是那一门葬魂剑,传闻中更是鬼族的克星,乃是极其可怕的法武层次的剑法。

    “一名女子!”

    “是此前与五皇子同行的那一位!”

    有人醒悟过来,皆是心中一震,五皇子虽然只带来了三个人,但不论是此刻的葬魂剑,哪怕是之前曾经出手的石空,在他们看来,也是极其强大的,绝不在众多种子级人物之下。

    咻!咻!咻!

    须臾间,又是数剑葬魂,那数百上千的鬼魂顿时消失大半,鹿卿的剑法极其可怕,仿佛打开了地狱的入口,勾动轮回,将一切魂魄埋葬。

    突如其来的变化,想来荒莽大山中隐匿的诸多异族也没有想到,这接踵而来的攻伐顿时出现了缺口。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四皇子大喝,诸多年轻强者相随,众人齐齐出手,杀向黄金箭射来的方向,要抢占时机,破入敌腹。

    石空与元化天相视一眼,这个五皇子即便到了此时也依然风淡云轻,他一直未曾主动出手,只是在黄金箭临身之际才右手轻震,进行防御,也不见有丝毫声响,那大箭就好像承受了岁月千万年的腐蚀,一下成为齑粉。

    一众人杀向几座古山深处,又接连有数十杆黄金箭破空而来,还有连绵的圣光,乳白无瑕,带着一种蛊惑的意境,一座虚幻的天堂降临在众人头顶上空,伴随着一杆杆缭绕着黄金火的神箭,两种气息竟是出奇地契合,彼此缔结,融为一体,逐渐产生了一种大威严。

    朦胧中,众人仿佛听到了古老的圣歌,天堂之中,神明降法旨,信徒拿起神弓,拉开了沾满鲜血的弓弦。

    射出的数十上百道箭光一下炽盛,这一刻绽放出无量神圣光辉,那锋芒一下凌厉了数倍不止。

    “小心!”

    大皇子挑眉,目光变得前所未有的沉凝,他双手一张,似有一片长江大河冲出,浩瀚的劲力席卷,要将所有的黄金箭吞没。

    “以为水云经可以改变一切吗?”

    这时,荒莽古山中,传出这样一声冷哼,一道英武的身影显现在一处峭壁上。

    真神族神见,此刻手持落人弓,眸子犀利,特别是那一头金发,璀璨而晶莹,好像一团熊熊燃烧的火焰,他盯住了大皇子,落人弓再次拉开,弓如满月,上面甚至浮现出来一道道古老神秘的咒文,这些咒文闪烁不定,似黄金浇铸,散发出来一股宏大的威严气机。(求订阅,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!大纲改动很大,超出想象,工作量巨大,还有三分之一没完成,今日可能有第二更,可能没有,就算没有明天也一定三更,再加一千字,就是万字更新,本周应下的,一定不会少大家的。)(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