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十九章 兵俑复苏

十步行 Ctrl+D 收藏本站

关灯 直达底部

    (求订阅,求月票,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!)

    九座荒莽古山颤动,有瑞气如瀑布,自山顶垂落下来,这是一种惊人的异象,九座古山盘亘在大地之上,仿佛九条远古应龙在蛰伏,而此地,也成为了一处龙穴。

    远古应龙,乃是山海大地几种至强神兽之一,其出没之地,往往代表着祥瑞与灵萃汇聚之所。

    还有一种说法,如远古应龙等几种至强神兽,都是天生地养,所以在山海大地,有一些地势走向,被称之为龙脉,神凰地。

    同样,这样的地势往往孕育玄奇,古来罕见,大多已经有主,如神匠离多这般,寻找到了九龙之地,更是举世罕见,将自己葬在这里,甚至可以再冥冥之中造福自己的后代,可惜神匠离多一生孤苦,传闻中并无子嗣后裔。

    一个时辰后。

    石空自静修中睁开双眼,此番,他收获良多,更隐隐看清了前路,对于位界之力有了一定的把握,虽然只是一个方向,却也非同小可,古往今来,多少人就是因为找不到位界的方向,一生徘徊在神火境大圆满,难以寸进。

    至于雷鸣剑法武层次的第二剑,石空也已有所把握,只是似乎还欠缺了一些什么,石空明白,这是自己对于剑法的见识与认知还太少,需要观阅诸剑,来加深自己的底蕴。

    此刻,还存活下来的百余名人族年轻强者也起身,很多人只是暂时减缓了伤势,想要彻底恢复,还需要时间静养,只是眼下却是没有那么多时间了。

    看着身前的伏尸,众年轻强者脸色都很不好看,这短短的时间内,就有近百人殒身,看着身边的族人逝去,却不能够挽回,这不同于在荒莽中与凶兽搏杀,很多人心情都很沉重,不同于古战场外域,没有位界强者威慑,这是真正残酷的荒莽,一旦步入其中,就要随时做好殒身的准备。

    石空也深吸一口气,这样的场景,在后世是很难看到的,百余人伏尸,加上之前,已经有近两百人葬身于此番探索神匠遗藏之行,都是古国年轻一辈的佼佼者。

    但同样,这一役最终活下来的,必然能够在日后的修行路上走得更远,是一场难得的底蕴积蓄。

    嗡!

    这时,九座应龙山上,瑞气交织,霞光万丈,而后在山脚下凝成了一道斑斓扭曲的门户。

    “遗藏之地的入口,打开了!”

    四皇子深吸一口气,眼中透着渴望,刚刚的碧水剑一击,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,他更加渴望强大的兵刃所赋予的力量,可以令得他提前得到想要的力量,足以抗衡位界强者,而不落下风。

    大皇子起身,碧水剑没有收起,他握在手中,自然有一种无形的威慑力,没有人敢轻视他的存在。

    “可能是洞虚通路,大家跟紧了,不要走丢。”

    大皇子沉声道,环视一周,率先迈入了扭曲的门户中。

    随后,此前一直跟随着大皇子的诸势力子弟,还剩下约不到二十人,也紧随其后,跟了进去。

    再然后,就是二皇子一行的十余人,四皇子一行也剩下了差不多的人数,再到后来,就是五皇子元化天。

    皇族亲卫三十余人,此时只剩下了五人,除了两名亲卫队长之外,只有三人还活着,其中一名亲卫队长元三,在血族天兵剔骨刀下殒身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就是石空、鹿清泉、鹿卿、荒蛇四人,只是荒蛇旧伤未愈,而今伤上加伤,已经没有几分战力,他选择了留下,放弃了探索神匠遗藏,要静心修复伤体。

    最后,等到石空一行人也上路后,就剩下了三十余古国诸势力子弟,他们分属不同的荒莽势力,不同于受封的部落,很多虽然有着品阶,但对于古国皇族并不是十分认可,是以并未加入几位皇子的队伍,而是独行其路,要争夺遗藏,不惧皇族威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甫一踏入斑斓扭曲的通路,石空就察觉到不对,因为根本看不到身边人,只剩下了自己。

    “把所有人都分开了,还是只是我一个人?”

    石空喃喃道,行走在这条斑斓的通路中,看似脚踏实地,石空却总有一种虚浮感,通路四壁扭曲,各色光华流淌,仿佛最华贵的锦缎,令人目眩神迷。

    半炷香后,他走过这一段远超想象的漫长通路,踏上了一片有些湿润的土地。

    似乎是在地底,土泥湿润,且有些灼热,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硫磺气息。

    有着人为开辟的痕迹,宽大的甬道,暗红色的石壁上有一盏盏生满了锈迹的青铜灯,随着石空的踏入,那一盏盏青铜灯自动点亮,拇指大的明黄色火焰跳动,摇曳,且散发出来浓重的兽油气味。

    嗯?

    石空心生警惕,这甬道中弥漫着腐朽的气息,想来不知道封闭了多久,就连空气都变得稀薄,若非是达到如石空这样的境界,生命气机的维持已经不需要单纯的空气支撑,那些尚未点燃本命神火的武者,至多支撑个数天就会窒息而死。

    甬道不长,只有百余丈,石空很快走到了尽头。

    这是……

    石空走进了一座广阔的石窟,足有数百丈方圆,一瞬间,数百盏青铜灯被点亮,整个石窟亮若白昼,一道道雄健的身影跃入眼帘。

    “兵俑!”

    石空沉声道,这样的画面,着实有些震撼,数百上千具兵俑林立,气势汹汹,竟好像拥有生命一般,越是注视,越发可以感受到那一股惊人的铁血气息,哪怕过去了漫长的岁月,也不能腐朽。

    甚至在石空看来,那些兵俑手中的战戈,竟然全部都是真实的兵刃,一口口青铁战戈雪亮,上面没有半点锈蚀,岁月都难以在上面留下痕迹。

    “四十九煅青铁!”

    石空一眼洞悉,这是兵俑的战戈,全都是只差一步,就可以晋升成为准神铁,显然是锻造者拥有着极为精深的造诣,硬生生将其控制在了四十九煅。

    尽管如此,这么多的四十九煅青铁战戈,也绝对可以算是一处宝藏,甚至因为其锻造者造诣精深,并不比寻常下等准神铁逊色多少。

    越过这些兵俑,是不知通往何处的入口,漆黑一片,好像沉睡的凶兽的口,让人心生压抑。

    略一沉吟,石空开始迈步,这里没有回头路,来时的通路早已消失不见,不向前,唯有困死在此地。

    不过,石空总感到没有这么简单,这数百上千具兵俑,真的只是陪葬品吗?神匠离多的想法,着实令人琢磨不透。

    甚至石空还有一种猜测,这些兵俑,并非是神匠离多留下的,或者并非是出自其手,因为这里空气中弥漫的腐朽味道太浓重了,根本不像是封存了数百上千年的样子,倒像是至少有了万年以上的历史。

    但也仅仅只是猜测,作为一名神匠,又是人榜强者,身兼二道,皆还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就已经惊艳绝伦,若是还精通阵道,可以寻到九龙之地葬下己身,就实在有些不寻常,不是一般的奇遇造化可以解释的,这其中多半蕴藏了一些不为人知的东西。

    既然如此,石空眼中有神光迸溅,这些他都能够看出来的东西,那几位古国皇子也一定都看出来了,这样还义无反顾地走进来,若说是单纯的不计生死,要求生死磨砺,寻找造化,已经有些说不通了。

    看来,这神匠遗藏中,多半隐藏了对于几位皇子,乃至是皇族而言绝对重要的事或物。

    数息后,看着身边矗立不动的兵俑,灰色的石皮雕琢出甲胄与护心镜,乃至是骨节体貌,都栩栩如生,石空也不禁在心中感叹,出手之人至少在雕刻一道上,已经登峰造极,神乎其技,若非是亲眼所见,黑暗中多半以为是一支百战雄师。

    石窟中很安静,只有石空的脚步声,以及青铜灯中,兽油燃烧噼啪的声响。

    半盏茶后。

    兵俑正中央,石空蓦地止步,他蹙眉,身形不动,因为察觉到身边的异样,难道这些兵俑真的并未死去?

    然而片刻后,石窟中静谧无声,如石空判断中的异变并未发生。

    沉吟数息,石空继续迈动步子,但同时提起了十二万分的小心,对于自己的感知,他十分确信,刚刚绝非是幻觉,他愈发感觉到这神匠遗藏的诡秘,一个人位强者,真的可以立下这样的大手笔?

    直到石空穿过兵俑群,想象中的异动也没有发生,他朝着前方漆黑的入口行去。

    咚!

    突兀的,没有半点征兆,那漆黑的入口处,一块闪烁着冰冷金属光的巨石骤然间落下,发出震耳欲聋的声响。

    这是……

    石空心中一惊,盯住前方,此刻,那入口已经被封住,入眼的,赫然是一座大铁门,这铁门闪烁青黑色的金属光,且伴随有淡淡的赤霞与瑞气,石空凝视片刻,就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。

    神铁门!

    眼前这一座铁门,赫然是以珍贵的赤焰神铁浇铸而成,这么大一座铁门,哪怕全部都是下等赤焰神铁,也绝对是一项浩大的工程,寻常神铁匠怕是终其一生,也未必能够锤炼出来足够所需的赤焰神铁。

    咚!

    又是一声巨响,宛如大地震,震慑人的心灵。

    石空霍地转身,眼中锋芒迸溅,果然,在他转身的一刻,那数百上千具兵俑又猛地向前踏出一步。

    活着的!

    石空目光变得前所未有的凝重,这绝对不是什么好兆头,前路被封,后方兵俑复苏,他终于明白为何此前异动不生了,这是要等他彻底进入包围圈,不想留下一点退路。

    是考校?还是绝杀?

    石空琢磨不透,神匠离多的目的到底是什么?下一刻,他一步退出十余丈,转身就是一剑斩落在那神铁门上。

    刹那间,他整个人绽放绚烂的紫光,如汪洋般的气血锋芒涌动,他一条手臂展动,如神剑出鞘,化作一缕紫电横空,劈落下去。

    锵!

    伴随着宏大的金铁撞击音的,是大片灿烂的火花,石空退后一步,眸光闪烁,他近乎全力一剑,居然只在这座神铁门上留下了一道寸深的剑痕,且从这神铁门传递回来的反震力道可以判断,至少也有数尺厚。

    咚!咚!咚!

    这时,数百上千具兵俑开始加速,大地震动,当先的数十具兵俑,一下将手中战戈投掷出去,可怕的锋芒锁定了石空,甚至有一股股惊人的武道之势升腾而起。

    轰隆隆!

    数十近百口战戈破空袭来,这是一种可怕的声势,足以将一切敌人轰成齑粉。

    力道太大了,须臾间,石空甚至看到身前的一片空气彻底粉碎,真空也隐隐生出了一种被撕裂的迹象。

    弹指间,石空没有犹豫,他双臂连动,剑啸声如雷,雷鸣剑的精义在他的手中演化,已经没有了固定的招式,每一剑都若雷霆万钧,霸道凌厉到了极点,再配合他坚固如剑体的肉身,一身战力被十二分地展现出来。

    锵!锵!锵!

    一口口青铁战戈被击碎,石空身如电,动若青鹏,又好像一头玄鸟凌空,俯冲下来,他直接冲入了兵俑群中,雷鸣剑大开大阖,他演化极尽剑力,斩碎敌手。

    嘭!嘭!

    霎那间,两具兵俑被石空的拳头擦中,如被万剑穿心,一下支离破碎,甚至切口处光滑如镜。

    这是一场惊险的搏杀,肉身坚固如石空也遭创了,这些兵俑的力道都好像沉眠的荒兽一般,大得出奇,战戈挥动,有一种奇异的震颤力,竟以四十九煅的青铁战戈,勉强撕裂了石空的皮肉。(求订阅,求月票,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!第五更四千字终于完成了,由于大舅爷的死,一下打乱了所有计划,延迟补上了欠更,还是有些愧对大家,十步先去上班,回来努力写,争取在凌晨前完成今天的两更。还有承诺还的两章容十步缓两天,本周还上。)(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