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十九章 霸道

十步行 Ctrl+D 收藏本站

关灯 直达底部

    (求订阅,求月票,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!)

    八方皆静。¥℉,

    铁石台四方,人们看着惊雷剑,即便是面对十大氏族之一,求禅氏之主的质问,这个少年也无动于衷,或者说,更多的则是一种凌驾于九天之上的气度,是龙不与蛇居。

    没有理会求禅氏之主,石空看向一众鹿家长老,沉声道:“祸不及后代,先人之罪,一代生死已经足以,代代延续,又与异族何异,这样一个孩子,父母双亡,孤苦无依,若依旧身在荒莽,怕活不过半日,诸位何不放开心胸,给予宽恕。”

    “宽恕?”

    求禅氏之主冷笑:“宽恕了她,谁来宽恕被她的先辈背叛,而惨死的诸多族人,罪人后代,就应该在荒莽中生存,生死在天,那也是他们注定的命运!”

    “命运?”石空的眸子变冷,第一次看向这求禅氏之主,“是你定下的命运吗?”

    “小子,你不用挤兑我,你是非不分,偏袒罪人后代,我有足够的理由怀疑,你已经投靠了异族,成为了傀儡,是潜伏在我鹿鸣部落腹地的一颗毒瘤!”

    “混账!”

    原本还保持平静的青莲氏大长老勃然大怒,他须发皆扬,身边的扶手被一掌震断,求禅氏之主字字诛心,用心险恶,异族是一道禁忌,绝不能碰触,否则九天十地都没有容身之处。

    “大哥哥,你不要管金阳了,金阳一个人走。”

    这时候,石空肩头,小姑娘虽然害怕得浑身颤抖,但还是毅然选择了松开抓着石空的小手。大眼睛中有黯淡,有泪光,也有坚毅,虽然年幼,但常年于荒莽中挣扎,她很懂事。三、四岁大,在父亲狩猎时,就知道闭住呼吸,哪怕在母亲怀中蜷缩得浑身酥麻,也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“金阳不用担心,大哥哥会处理好一切,没有人可以主宰你的人生。”

    石空轻声道,揉揉小家伙的脑袋,而后握住她的小手。再看向求禅氏之主时,他的眼中只剩下冰冷,刹那间,空气中生出一股惊人的寒意,眨眼间,点点冰晶在虚空中浮现,石空不动,但是数十把交椅上。几乎所有的鹿家长老和诸势力名宿都色变,好可怕的场域。强如他们,都是各族乃至诸势力的强者,也感到一种源自心灵深处的战栗,他们明白,这一刻的惊雷剑已经动了真怒。

    “这样针对一个孤苦无依的孩子,你的心是铁铸的吗?你说我是异族的傀儡。那还要刑堂做什么!所以不需要遮遮掩掩,虽然同族之间禁止杀戮,却不禁了结恩怨,你我两族不说世仇,也恩怨纠葛数百年。不若今日就做个了结!”

    石空的语速不快,甚至可以说是平静,但是每个字都生出铿锵剑鸣,有一种震慑人心的力量,四方皆震,乃至是诸多鹿家长老都没有想到,惊雷剑如此刚烈,这是彻底将恩怨摆了出来,不再留一点脸面,强势到了极点。

    “怎么,恼羞成怒了!我求禅氏一心护卫人族,小子你却目光狭隘,小人之心,诸位鹿家长老可以明鉴,我求禅氏绝无挑起恩怨之心,只是罪人后代血脉肮脏,难保不是又一个叛徒,为我鹿鸣部落境内安定,请诸位长老主持公道,将罪人后代驱逐出城!”

    求禅氏之主神色肃穆,看上去正气凛然,他目光扫过四方,诸势力很多族人与之对视都是浑身一震,心中顿时开始怀疑,这求禅氏虽然与青莲氏素来有恩怨纠葛,但此番看来,似乎并无它意。

    这……

    一众鹿家长老立时有些犹疑,但是家主令犹在耳边,这突如其来的变化,倒是令他们陷入了两难之境。

    “禅源!你过了!”

    大长老眸子冷厉,这一刻不见平日的谦和,仿佛一头沉睡的老狮子,骤然间苏醒过来,伸出了锋锐的爪牙。

    “是非曲直,公道自在人心!”求禅氏之主,禅源冷笑,“怎么,你们青莲氏晋升四品,就不把昔日主家放在眼里吗?我求禅氏只是七品,四品势力想要仗势欺人吗!”

    “大哥哥,你放金阳下来吧,金阳可以一个人生活的。”

    石空肩头,小姑娘似乎下定了决心,就要从肩上跳下去,但是下一刻,她被石空一只大手按住,而后就看到一双温和的眸子,朝着她轻轻摇头,接下来,小姑娘就感到无边的困意,一双眼皮不受控制地耷拉下去。

    将沉沉睡去的小金阳递给大长老,石空蓦地转身,他眸光如剑,竟是陡然间生出刺目的剑光。

    啊!

    求禅氏之主惨叫,如遭雷击,整个人竟是在瞬间横飞出去,七窍流血,跌落至三丈之外。

    “任你巧舌如簧,挑拨离间也要有底气,谁给你的胆子,这样不放过一个几岁的孩子,罪人后代又如何,若是日后她背叛人族,自有我石空亲手斩杀,你求禅氏同样供奉西荒白帝,佛道有言,放下屠刀,立地成佛,遑论是毫无瓜葛的后代,一个礼佛的氏族,却没有一点慈悲心,贪嗔痴俱全,这样的假佛道,我看也没有存在的必要了,这是走入歧途,难免日后不入魔,成为异族一员,危害我人族安定,今日索性就拔除劣根,打散后分入诸氏族,严加看管,以拨乱反正。”

    石空说得很平淡,但是此刻,诸势力名宿都感到一阵刺骨的寒意,惊雷剑太霸道了,一言就要分解一个氏族,但又没有人敢轻视他的话,刚刚其瞬间迸发的剑势,凝而不散,竟如若实质,强如求禅氏之主,即将点燃本命神火的存在,也难以承受这样的精神之剑,被瞬间重创。

    难以想象,而今的惊雷剑,到底达到了何种层次,或许已经在跨入位界的路上,迈出了坚实的一步,就是诸势力名宿中,少数一些已经点燃本命神火的存在,此时也看不透,在他们眼中,惊雷剑就好像一汪深潭,又仿佛九天之上翻涌的雷云,根本窥探不到一点虚实。

    此刻,四方更是死一般的寂静,诸势力族人也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,惊雷剑太强了,只是一道目光,居然连求禅氏这样的氏族之主也挡不住。

    “强!强到匪夷所思,至少都是剑势小成之境,武道精神干涉现实!”

    “根本不是对手,如果真正交手,我怕是连出手的机会都没有。”

    这是一些年轻强者在小声嘀咕,他们眼中有惊悸,也有艳羡,甚至有很多人,都露出了敬畏之色,惊雷剑的成就,是他们当中很多人一生的追求。

    尤其是一些少年人,一个个双目放光,这就是登临水云榜的威势,就连氏族之主都直言驳斥,不放在眼里,这样强大的力量,才是他们想要追求的,是名动古国的开始。

    “要是惊雷剑收徒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可惜很多有名有姓的人物托了很多关系,都没有能够令其松口,一个记名弟子都没有收下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,今日过后再去青莲氏试试,这青莲氏迟早要深入荒莽开辟族地,现在成为惊雷剑弟子,日后必定是一族举足轻重的人物,有惊雷剑在,就算是日后青莲氏再次晋升,成为青莲部落也说不定。”

    铁石台八方,很多中年人握紧了拳头,为了子女,让他们拉下多少次脸都愿意,博的就是一个前程,或者说是力量,想要在荒莽中生存,在氏族部落立足,唯有强大的修为才是根本,才能够坚守想要守护的一切。

    “石空!”

    突兀的,一声大喝如山崩,震得空气都剧烈波动起来,很多人只感觉眼前一花,一道修长挺拔的身影就出现在求禅氏之主身边。

    是谁!

    众人心中一惊,定睛一看,却是一名身着月白长衫,面容俊秀的青年,只是头顶无发,两个戒疤清晰可见,在其手中,还抓着一口手臂粗细,两端缠绕着金箍的赤红铁棍。

    咚!

    铁棍拄地,一声闷响,方圆百丈之地,大地都隐隐震动起来,这股力道令人心悸且骇然,这看上去不是很魁梧的青年,到底拥有着怎样骇人的巨力。

    “禅青!鹿鸣学府求禅峰种子级人物,此人有大毅力,曾经效仿肉身成圣路,散去一身本命神火,淬炼肉身,重回神火境第五步,欲要冲击化石领域,一直于求禅峰上坐关,已经两年多不曾现身。”

    这时,鹿清泉的声音自石空脑海中响起,语气罕见地现出一抹凝重:“此人当初就有近乎水云榜四十余名的战力,只是一直未曾走出学府,且出手不多,在进行类似苦行僧的修行,才鲜为人知,现在既然出现,多半已经重回巅峰。”

    石空挑眉,目光自挣扎起身的求禅氏之主身上扫过,淡淡道:“这就是你的倚仗吗?”

    “混账东西!”

    禅源咳血,脚步虚浮,武道精神萎靡,甚至看向石空的目光都有些模糊,被血色遮掩,他心中生出无边的羞耻,身为一大氏族之主,这样惨败,不论今日结果如何,都会成为整个鹿鸣部落的笑柄。(求订阅,求月票,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!九月要到了,求保底月票,周一推荐票。)(。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