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十章 弹指间

十步行 Ctrl+D 收藏本站

关灯 直达底部

    (求订阅,求月票,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!)

    “你就是石空。”

    禅青开口了,他一身月白长衫轻扬,衣袂翻飞,浑身上下都散发出来一股清静祥和的气质,仿佛与此前发出如山暴喝的并非是同一人。

    “求禅峰,禅青。”

    石空看向这个青年,绝对是年轻一辈罕见的强者,动静之间,圆润如意,气机收放由心,只是这一点,就不容小觑,至少在石空看到的诸多年轻强者中,足以排入前十之列。

    是他!

    随着石空话落,一些鹿家长老就露出几分诧异之色,显然对于鹿鸣学府中的境况有一些了解,也知道这个心比天高的种子级年轻强者,将自己生生打回神火境第五步,只为了淬炼肉身,竭尽全力提升战力。

    “石空,你倒行逆施,包庇罪人后代,这是公然反叛,要押解入刑堂受三刀六洞之刑!”

    禅源怒斥,他勉强站定,怒不可遏,今日遭受到了奇耻大辱,在他这一代的族长任期内,将是难以抹去的污点。

    “族长不需如此,我自可将其镇压,长跪于城门前,以儆效尤。”

    禅青开口了,虽然语气平静,但是言语间透发出来的无敌信念,却在无形中感染了不少人。

    禅源一怔,而后却是罕见地止声,石空淡淡地扫他一眼,目光最后落到了禅青身上,这个青年倒是有些不一样,不屑于言语机锋争高下,也不愿以阴谋诡计算计对手,只想凭借己身战力镇压对手,虽然狂妄,但至少令得石空收起了几分轻视,给予了几分尊重。

    “数百年恩怨,就在这一战。”

    禅青沉声道,他转动手中的赤红铁棍,遥遥指向石空,一股无形的场域顿时弥漫开来,空气扭曲,方圆数丈之地,都好像化成了波动的湖面,再也看不到真实的画面。

    嘶!

    刹那间,不少鹿家长老勃然色变,而后起身退步,知道这禅青很强,却没有想到强至若斯,仅仅只是场域,就几乎将他们的武道精神撼动,那种实质般的压迫,若是不退后,多半只能狼狈应对。

    紧接着,诸多端坐着的诸势力名宿也都起身退后,将战场留给了两个人。

    嘭!嘭!

    数十把交椅接连炸碎,随着禅青迈步,仿佛水面一般脆弱不堪。

    铁石台上。

    两名年轻强者神色兴奋,浑然忘记了属于自己二人的战斗,他们死死地盯住了石空两人,不愿放过两人交手的每一个瞬间。

    水云榜第十一把交椅,惊雷剑石空要出手了!

    更多的少年武者则瞪大了眼睛,他们心灵雀跃,目光中有敬畏,也有怀疑,然而更多的则是期待,这个与他们年岁相近的少年,已然远远超过了他们,在修行路上走到了一个可怕的境地,若是可以再进一步,说不得就要打开位界,或许可以成为与三皇子一般,未及弱冠之龄,就跨入位界的存在,可以向至强人榜发起冲击。

    弹指间,原本的八方会武,就成了惊雷剑与求禅氏种子级人物的战场,对于这样一种转变,没有人抱怨,更多的则是想要仔细观摩,两大年轻高手交手,绝对不是寻常年轻武者可比,就算是老一辈的武者,也能够从中得到体悟。

    在距离石空九丈之外,禅青站定,两人不动,但是很快,四方诸势力族人就感到无比的压抑,空气凝滞,连呼吸都渐渐变得困难。

    嗡!

    十息后,以石空与禅青为中心,方圆二十丈,地面上,一块块碎石轻颤,既而慢慢悬浮而起,离地三寸,在虚空中沉浮。

    噗!噗!

    又过数息,这些碎石一块块炸碎,成为碎末,似乎承受不住两者的威严与气机。

    “好惊人的场域!”

    “这两人的武道精神都强到匪夷所思,至少都接近了大成之境!”

    诸势力名宿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,与这两个年轻人相比,他们这么多年的修行,竟好像没有了意义。

    “拔出你的剑!”

    禅青看向石空,手中赤红铁棍遥指,他月白长衫飞舞,有一种出尘的气质。

    石空不语,只是右手并指成剑,斜指大地,淡淡的紫色锋芒在指间流淌,没有至强的剑势,但在很多人眼中,惊雷剑的气息逐渐变化,仿佛成了一口神剑,灵性天成,绝世锋芒内敛。

    “狂妄!”禅青蹙眉,冷斥道。

    下一刻,他抬脚迈步,咚的一声,脚下的石地竟是被生生踩出一个磨盘大的深坑,他化作一道利箭,掀动狂风,眨眼间就来到了石空身前丈许之地,八尺赤红铁棍缭绕神焰,金箍湛亮,一下抡起,猛地砸落下来。

    好可怕的肉身之力!

    瞬息之间,很多名宿心中只剩下这样一个念头,根本就是一头人形荒兽,这样的力道,怕是寻常点燃本命神火的圆满强者都不敢硬接,就是大圆满武者,怕也要暂避锋芒。

    “将自己生生打落神火境第五步,再重回巅峰,以另类的方式淬炼肉身,借鉴肉身成圣路,这求禅氏的禅青可谓惊采绝艳!”

    “已经不是寻常种子级人物可比,只是这一棍,就足以在水云榜上占据一席之地,稳坐一把交椅。”

    “惊雷剑需谨慎,不可轻视对手。”

    诸多鹿家长老感叹,近几年来,部落境内年轻强者频出,甚至本族中都有葬魂剑步入了璞玉榜,可以说是迎来了一个盛世,然而往往盛极而衰,这或许也是乱世之兆,才强者辈出,成为应劫之人。

    他们又联想到部落境内近十年来,异族灾劫不断,远比十年前频繁,由原本的三月一劫,到了现在每月一劫,境内人族苦不堪言,纵观整个部落诸氏族,近十年来,人口非但没有增加,反而有了下降的趋势,这就非同小可,人口是维系生衍的根本,一旦年年削减,到最后只有一个结果。

    灭族!

    两个字,如两座大山压在诸长老的心头,他们有一种风雨欲来的预感。

    铛!

    一声巨响,宛如圣庙的古钟撞响,随之而来的,就是一股飓风,朝着四方席卷开来,数十丈外,一些诸势力族人避之不及,修为孱弱的竟被一下掀起,摔落至数丈之外。

    诸鹿家长老一惊,而后就看到了令人惊骇的一幕。

    两根手指,看上去平淡无奇,淡紫色锋芒萦绕,就这样轻轻抵住了落下的赤红铁棍,一大片火星迸溅,成千上万,如璀璨的烟火升空,极尽辉煌后又坠落。

    “不可能!”

    这是求禅氏之主失声惊呼,难以想象,那样沉重,足以砸碎一座小山的一棍,居然被这样轻描淡写间接下。

    唯有不远处的鹿清泉与鹿卿二人眼中有光芒闪动,他们分明看到,石空的双足,也于无声中陷入地底半寸,这并不是最重要的,最重要的是,从这一招,他们隐约捕捉到了而今石空所处的境界,对于力量的把握,已经有了一种近乎道的气韵。

    半空中。

    禅青瞳孔收缩,这一棍落下,他虽然有试探之意,却也动用了足足七成之力,却好像遭遇了铜墙铁壁,不仅未能击退对手,反而震得虎口生疼。

    即刻,石空抵住赤红铁棍的剑指骤然间收起,屈指一弹。

    铛!

    又是一声巨响,比此前更加恢宏,既而,禅青就感到一股沛然难挡的巨力自棍身传递过来,伴随着的,更有丝丝缕缕凌厉无匹的锋芒之气。

    呼!

    刹那间,众人只见禅青手中的铁棍高高扬起,而后脱手而出,再后来,其整个人就横飞出去,一直到达十数丈外,摔落到铁石台上,发出砰的一声闷响。

    八方皆寂。

    这一刻,很多人都忘记了呼吸,在诸势力名宿看来,这禅青绝对有着水云榜靠前的实力,只是因为此前声名不显,才没有受到关注,或许今日一战,就可名动四方,却怎么也没有想到,会是这样一个结果。

    “差距太大了,惊雷剑的肉身太可怖!”

    “传闻中,惊雷剑虽然排在第十一位,却有前五的实力,而今看来,怕还是有所低估。”

    一些老辈强者目光如炬,心中惊悸的同时,也在为禅青惋惜,不是他不够强,能够有魄力散去本命神火,重回神火境第五步,就不是一般人可以做到的,而今他重回巅峰,经历神火淬体,肉身之坚固,就算比不上迈入肉身成圣这一条绝路的武者,也绝对相差不多,这样也依然败了,只能说是惊雷剑太强了,强到令普通年轻强者绝望,多半有了冲击璞玉榜的实力。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……”

    禅源面如死灰,本来他求禅氏的应龙子出关,他有心令其一鸣惊人,以改变近日以来被青莲氏压制的颓势,却如何也没有想到,等来的会是这样的结局。

    铁石台上,禅青踉跄起身,他嘴角溢血,双手虎口崩裂,有鲜血潺潺,哪怕是他肉身坚固,气血旺盛,生命精气充沛,一时间也难以令其愈合,因为伤口处有锋芒肆虐,极为坚韧,想要将其驱散需要花费一定时间。(求订阅,求月票,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!)(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