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卷 人族战气 第三章 三水学宫

十步行 Ctrl+D 收藏本站

关灯 直达底部

    >    ,!

    (求订阅,求月票,周一求推荐票!)

    “请!”

    分茶完毕,青袍中年微笑道,将一只玉质茶碗轻轻推到石空面前。↑,

    武清青自取一只茶碗,哪怕在生父的面前,她依然显得有些冷漠,这与葬魂剑鹿卿不同,武清青的冷中蕴藏着一股难言的煞气,这煞气并非是针对他人,石空猜测,似乎是处于一种独特的修行中,他隐约捕捉到了丝丝缕缕隐匿的道韵。

    端起茶碗,石空小饮,碧青如玉的茶水入口,没有想象中的灼热,反而有一种清冷与干涩,但很快就化成一抹甘甜,落入腹中,令得石空整个人都变得暖融融的,且有丝丝热流渗入四肢百骸,竟有几分滋养气血之力。

    “好茶。”放下茶碗,石空不吝赞叹。

    “能得惊雷剑赞叹,看来本侯的技艺还没有落下。”

    青袍中年没有半点掩饰身份的意思,他笑得很随意,与石空不同,武天侯的笑容里更多的则是几分意味深长。

    “五皇子曾言,你在找神族明烈。”武天侯道。

    石空挑眉,道:“不错。”

    “此子已经逃出了古战场,似乎想要前往众神山。”

    众神山?

    石空蹙眉,很快醒悟过来,这在山海经有过记载,那是神族于五荒大地的根本重地,是山海历前神明级人物缔造的神族本源之地,亦是历代神王的住所,是众神归墟的墓地。

    “武天侯府可以助你找到明烈。”武天侯再次开口。

    石空沉默,武天侯有资格说这样的话,放眼整个水云古国,也只有统领战师镇压神族古战场的武天侯。才对神族有足够的了解,或者说,这是常年征战下来结成的一种默契。

    “武天侯想要什么。”数息后,石空平静道。

    “武天侯府不要什么。”有些出乎石空的预料,武天侯摇头道,“本侯只有一个请求。日后小友若可登临天榜,请护小女一世安乐。”

    “父亲!”

    平静如武清青,此时也终于变了脸色,她露出几分难以置信之色,没想到平日里沉稳不羁的父亲,居然对这样一个新近崛起的少年寄予了这么大的厚望,甚至言语间透露出来了几分托孤之意,简直就是难以想象。

    如石空也有些怔神,武天侯的要求有些超出想象。仿佛知晓一些什么,石空绝不相信只是一些传闻,乃至是水云榜第十一位,就值得这位久经杀场,跨入位界多年的武天侯这样看重。

    不远处,几名家将更是目瞪口呆,他们跟随武天侯多年,更加难以理解。向来不信当下,只信未来的武天侯。为什么会对一个尚未成长的少年人如此看重,如果说眼前的是三皇子亲临,那么还有几分说法,但眼下不过是新近崛起,只是位列水云榜第十一位的小氏族少年。

    几名家将不相信武天侯的目光会如此肤浅,水云榜虽然可以证明一些东西。但历来年轻强者更迭不断,或许有人一时高歌猛进,可能数年过去就泯灭于众人,只有真正跨入位界,才能够主宰一时风云。位界之下,除非是璞玉榜上化石领域的天骄,否则皆不足道。

    对于武清青的质疑,武天侯并不理会,只是定定地看着石空,在等待他的回应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数息后,石空点头应下。

    “你真是一点也不客气!”武清青终于冷下了脸,她盯住石空,寒声道,“你是什么东西,也敢妄言自己日后可以登临天榜,先接下我的杀气剑再说!”

    呼!

    刹那间,自武清青身上,一股难言的锋芒之气迸发,整个院子瞬间进入了寒冬腊月,风声凛冽,如剑刃切割,且有淡淡的血腥气开始弥漫。

    “放肆!”

    一道威严的声音响起,这是武天侯开口了,一股难言的恐怖气机一闪而逝,弹指间的压迫,却没有给任何人带来不适,但源自武清青的锋芒气势,却一下溃灭,烟消云散。

    “父亲!”

    武清青霍地起身,她看向武天侯,不明白今日的父亲为何如此反常。

    武天侯似乎没有半分解释的意思,反而言及此番三皇子之邀,告诫石空二人要多加小心。

    “三皇子心比天高,与初代皇主有着相同的体质,甚至孕育出来可怕的血脉神通,此子深不可测,修为日深,放眼整个古国,已然少有敌手,此番邀约,绝不是无的放矢。”武天侯郑重道,“而今异族蠢蠢欲动,我水云古国镇压的几处古战场也异动频繁,三水主城古学宫已经传递出来消息,要挑选各国年轻人杰进入其中,三皇子之邀,或许与此有关。”

    古学宫?

    武清青一怔,她有一些耳闻,有传言,璞玉榜上的很多年轻人杰,都有着古学宫的出身,这古学宫,传闻中与各古国的学府并不相同,但根底太深,外界有着很多猜测,而很多出身古学宫的年轻人杰也是保持缄默,所以在很多人的眼中,古学宫十分神秘,唯一可以肯定的是,年轻一辈只要能够进入其中,都能够拥有脱胎换骨的变化。

    石空也目光微凛,古学宫,他只在山海经中看到只言片语,但能令武天侯这样的位界强者如此重视,多半非同寻常。

    “只论我水云古国所属的三水主城,历代人榜乃至是地榜强者,十之**都曾经进入过古学宫,传说中学宫内有一些活化石,都是活了至少数百年的存在,百年前,因为私人恩怨,曾有地榜强者强闯三水学宫,却被一只大手探出,当场捏碎了全身筋骨,扔出了学宫大门,至此,主城境内,乃至是整个海陵州十二主城诸学宫,都少有强者再敢冒犯。”

    武天侯语气沉凝,说出这样一段秘闻,还有一些传说,就过于玄奇了,说三水学宫中,还豢养有三劫兽王青鹏,那是足以与人王争锋的强大存在,当然,在传说中,那头青鹏尚未成年,还没有渡过第三次雷劫。

    尽管如此,三水学宫的底蕴也可想而知,绝对远超想象,是修行者的圣地。

    “父亲的意思是,三皇子此番邀约,是要挑选同辈强者共入三水学宫?”武清青凝声道。

    “应该不会错。”武天侯沉声道,“三水学宫要挑选的,绝对都是四大古国最顶尖的年轻强者,在此之前,各大古国也会进行最初的筛选,按照历代的人数来看,四大古国每一国历代,至多也不会有超过二十人被古学宫选中。”

    这么少!

    几名家将相视一眼,也就是说,放眼他们水云古国,只有水云榜前二十的年轻人杰,才有可能被选中,这眼光未免也太高了。

    “怎么会这么少?”如武清青也是微惊,道,“哪里有那么多的年轻人杰,璞玉榜也就只有三百六十五个名额,水云榜前十都有着冲击璞玉榜的实力,三水主城不过是海陵州十二主城之一,古学宫底蕴再深厚,这样严苛怕是太过了。”

    武天侯苦笑着摇摇头,道:“就算如此,每一代的年轻强者也趋之若鹜,为父当年也曾位列水云榜,可惜依然差了一筹,被古学宫拒之门外。”

    什么!

    武清青心神震动,她从未听父亲说过这样的经历,不过武天侯也很快露出笑意,他黑发舞动,身上有一股如山岳峙的气势,道:“不过也不是进入了古学宫就一定远超同侪,我水云古国只有七大武侯,这一代的武天侯,还是落入了为父手中!”

    石空眼前一亮,武天侯的气势很盛,但最令他在意的,还是那股无敌的信念,古学宫这样的武道圣地,他是一定要进去的,在此之前,他先要斩杀神族转世英杰明烈,得到下位轮回道果。

    半个时辰后,石空离开武天侯府,他可以清晰地感应到临走之前,武清青落在他身上的冰冷的目光,显然,对于武天侯的托付,少女还耿耿于怀,只是武天侯当面难以发作。

    关于神族明烈,武天侯承诺在三皇子之邀后,会派人引路,在此期间,不会遗漏其踪迹。

    离开武天侯府后,石空没有迟疑,径直前往三皇子府邸。

    放眼整个水云古国皇族,诸皇子皇女中,也只有三皇子才有这样的资格,允许在皇宫之外建立府邸,拥有自己的别院。

    等到石空来到三皇子府邸前,却不禁蹙眉,因为这里人潮涌动,居然已经汇聚了不下数百人。

    “星辰铁留痕!达到三寸才能够进入府邸内,否则即便身临水云榜受到邀请也只能够原路返回。”

    “只要留痕三寸,哪怕未曾受到三皇子之邀,也能够进入府中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给了那些声名不显,苦修不辍的年轻强者机会,可以最大程度的保证,能够进入其中的,都是古国年轻一辈最强的一小撮人。”

    一些围观的武者交谈,不乏一些上了年纪的老辈人物,他们认为这才符合三皇子的行事风骨,并不完全信任水云榜,只相信实打实的战力。(求订阅,求月票,周一求推荐票!十步慢慢恢复两更,感情这漩涡费神,本书完结前不敢涉足了。)(。。)